国产AV剧情窒息掐死 被尿了灌满肚子调教走路

时间:2022-06-30 09:14:43 作者:未知 阅读:

  她低头看了看道:

        “这个液氮罐好像没有编号。”

        正常应该是有编号的,以对应生殖材料的来源。

        “原本肯定有,旧世界毁灭后被谁抹掉了?”商见曜指了指旁边,“其他液氮罐上的编号也没有了。”

        蒋白棉闻言,感叹了一句:

        “真是谨慎啊。

        “我还打算记下其他液氮罐的编号,然后尝试着从主管办公室里获得的硬盘内提取数据,进行对比,找出被抹掉的那个。”

        “旧调小组”有从中心主管办公室那台电脑上拆出硬盘,准备拿回去让格纳瓦做数据修复。

        这是一件电子产品,会受到吴蒙的影响,但就和对讲机一样,它本身不具备攻击力,又处在蒋白棉的严密监控下,一有什么问题,立刻就会被击碎。

        不等商见曜回应,蒋白棉点了点头,自顾自说道:

        “这倒也不是太大问题,只要能顺利修复库存资料,就可以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地排查,看哪个值得怀疑。”

        快速搜查完,商见曜和蒋白棉退出了冷冻库。

        他们与龙悦红、白晨会合,准备返回大厅,离开霍姆生殖医疗中心。

        刚沿楼梯抵达一楼,蒋白棉等人突然看见了一道身影。

 

        这身影坐在大厅内一张青色沙发上,是名二十七八岁的男性,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穿着灰色带黑条纹的正装,戴着一副镜框很圆但相当小的眼镜,正认真翻看着一本宣传手册。

        霍然之间,龙悦红脑海内冒出了一个名字:

        吴蒙!

   吴蒙!

        几乎同一时间,蒋白棉、商见曜和白晨脑海内也闪过了这么一个名字。

        “道与电器维修”电台的主人吴蒙!

        “旧调小组”几名成员虽然都没有真正见过吴蒙,但之前死去的遗迹猎人费林通曾经在这处遗迹内碰到过类似形象的男子,那时候,这男子旁边盘绕着红眼蟒蛇,蹲着白色巨狼,而这两只畸变生物确定是吴蒙转化出来的,略等于他的宠物。

        所以,无需明言,蒋白棉等人自然而然得出了该名男子是吴蒙的结论。

        “永恒岁月”教派那位老天师牺牲自己,强行封印住的可怕怪物,现在终于脱困了?蒋白棉先是心中一紧,继而有了不同的判断。

        她没感应到这里有什么电器被启动,也没有别的人类意识存在,但发现霍姆生殖医疗中心一楼大厅的电磁环境颇为紊乱!

        联想到上次吴蒙虽然确定被封印着,但还是“现身”见了费林通,借助他,将一份《法赫邮报》传递给了当时探索废土13号遗迹的“旧调小组”和几名独行猎人,蒋白棉就怀疑吴蒙是依靠附近的电器、电板、电线强行改造了相应区域,让自身传递过来的电磁信号能够显现出影像。

        而“旧调小组”要想打破当前处境,除了剥夺自身听力,不去听吴蒙说什么,还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办法:

        改变这里的电磁环境,让吴蒙传递过来的信号无枝可依!

        蒋白棉想到就做,丢下单兵作战火箭筒,向前伸出了左掌。

        她要使用生物义肢内残存的高压电流,强行破坏范围内的电磁环境!

        这个时候,商见曜不知哪根神经短了路,竟笑了起来,洋洋得意:

        “哈哈,这次你没有宠物跟着……”

        他话音刚落,戴着小圆框眼镜,穿着灰色带黑条纹正装,正悠闲翻看霍姆生殖医疗中心宣传册,疑似吴蒙的那名男子抬起了脑袋。

        他望向“旧调小组”四名成员,嘴角微微勾起。

        瞬息之间,蒋白棉、商见曜、龙悦红和白晨的脑袋变得空空如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该做什么,甚至都不记得自己是谁,整个人浑浑噩噩,似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蒋白棉蓄势待发的电流冲击还未开始就戛然而止。

        那名黑发棕眸的男子轻笑了一声,用红河人说灰土语的奇怪腔调道:

        “不用紧张,我真想对付你们,哪需要这么麻烦?也就是电火花闪烁一下而已。

        “大道如水也,顺势而为则浩浩荡荡,不可阻挡。”

        他的声音确实属于吴蒙。

        吴蒙说话的时候,蒋白棉等人的大脑终于找回了节奏,他们的思考能力迅速恢复了。

        而他们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

        这毒疮也太强大了吧?

        商见曜没有因毫无反抗能力而恐惧,一脸淡然中带着些许好奇地问道:

        “痴愚光环?”

        这是“庄生”领域的一种能力,商见曜觉得和吴蒙刚才施加的影响非常像。

        吴蒙坐在沙发上,没有起身。

        他身体后靠,微微一笑道:

        “等你进入‘新的世界’,你就能掌控一个大领域内所有的能力。”

        蒋白棉回想起刚才的体验,一方面觉得自己等人确实毫无办法,需要事前做足准备,才有可能对抗“痴愚光环”,不如老老实实听一下吴蒙究竟想做什么,另一方面依旧不死心地开动脑筋,想找到机会,“送”走吴蒙,将主动权掌握于手中。

        但这都不妨碍她趁机薅点羊毛。

        反正都落到这种处境了,不如看开一点,见招拆招,看能不能弄到点好处!

        于是,蒋白棉趁机问道:

        “那执岁呢?”

        吴蒙笑道:

        “志向远大啊,不过,这并非好事。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就在蒋白棉以为自己薅羊毛的尝试失败时,吴蒙拍了拍旁边的青色垫子:

        “从大的方面分,执岁各自执掌着三个领域,天然压制本领域的所有觉醒者。”

        三大领域……一个代价,三个馈赠……蒋白棉发现这都是一脉相承的。

        吴蒙戴着小圆框眼镜的眼睛一扫,发现龙悦红和白晨的状态都很紧绷。

        “真的不用紧张,我如果想控制你们,上次就可以做到,没必要等到现在。”这位被称为怪物、毒疮的神秘存在就如同真正的电台主持人一样,态度和煦,言语带笑,“上次你们回去之后,应该有三个人自杀了,你们不会以为我当时只能影响到他们三个吧?”

        被吴蒙的话语提醒,龙悦红、白晨、商见曜和蒋白棉一下回想起了明明探索已经结束收获颇丰功德圆满却突然选择自杀的韦特、法尔斯和费林通三人。

本文标签: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97528.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