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粗大挺进王丽霞高潮论文 将振动器抵到小核上h

时间:2022-08-08 09:58:28 作者:未知 阅读:

“呃……啊?”

“不信?自己照照镜子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罪大恶极了呢!”

说完,蓝琪抓过那塑料袋看看,里面是牙膏、牙刷、牙膏、香皂、毛巾、洗发水……

心中腹诽一句还挺全的,拿着去卫生间洗漱了。

等他出来时,月月已将床上的被褥叠好了。

蓝琪也不理睬,直接去桌边吃饭。

样式挺多两个包子,一杯豆浆,一碗粥,还有饼和拌菜。

他吃饭这个功夫,月月又去卫生间拖净地上的水渍。然后拿着拖布出来,将病房地面拖了两遍。

蓝琪继续腹诽还行,算你勤快,有点伺候人的样子,谁让你们把我砸伤的。

吃完饭,蓝琪筷子一放,就去床边躺下。

月月过来将碗筷都收拾了,桌子擦净。

寂静的病房里,一个大爷,一个苦力。

两人的共同特点就是谁也不说话。

不一会儿,护士进来扎针了。挂上吊瓶,两人继续大眼瞪小眼。

“喂,你……”

蓝琪终于憋不住了,还是他先说话“我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你总得回答我几个问题吧?”

“你说”

“我们什么关系?”

“同事”

“只是同事?”

蓝琪可不那么好骗,还在追问“真的?”

月月思索后,改口“也不算,因为现在也没有访谈节目了,同事关系也不算了。”

蓝琪“哈?总不能是陌生人吧?”

月月“差不多”

蓝琪“我大老远来这地方,找个陌生人?这说的通吗?”

月月“我不清楚。你没有提前给我打电话,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事。或许是顺路过来,未必是专门来找我的。你……你一点都想不起来吗?”

蓝琪抚着额头摇一摇,自言自语“我看了微信,没有与你的交聊天记录,相册和各种记录里面都没有你啊……怎么回事?”

(大哥,你删的挺彻底啊!自己挖坑,勇于赴死!)

 

月月心寒,脸色更冷了“没关系,你想不起来也没事,我只是无关紧要的人。你先养病吧,等到头不痛了,医生检查伤情没有问题,就行了。”

就这样,蓝琪开始了“大爷式”的养病生活。

一次又一次的折腾

“真热,北方的暖气我受不了,你把窗户打开。”

“又冷了,关上!”

“我穿着毛衫太热,包里也没带薄t恤,麻烦你帮我买一件。”

“你这什么眼光,太丑了……呃,行吧行吧,将就两天。”

“换下来的衣服怎么办?我不会洗……你能不能?”

大哥,我怀疑你在讹人,但我没有证据!

而且月月也没法拒绝,谁让砸伤人理亏呢!

于是,中午二姑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震惊的一幕。

月月正在卫生间里,“咔哧、咔哧”的用手搓洗衣服,旁边的暖气上晾着洗完的毛衣,竟然还有袜子、内裤?

二姑几乎惊掉下巴,“月月,这是?”

“他说不会洗,一直嚷嚷头疼,谁让咱理亏的。”

月月的脸色也黑如锅底,不给洗蓝琪就又要报警,又要民事诉讼,又要精神损失费……

怪了,蓝琪也不知为啥,就想折腾这个古天月。

他啥也不记得,也说不出原因,就想看着她,指使她。一会儿喝水,两会儿拿烟,开窗、关窗、洗衣服……

一停不停的为他服务。

二姑过来了,直勾勾的望着蓝琪。

把床上的蓝琪吓了一跳,“你要干什么?”

“没事,我给你炖的老母鸡汤。”

哦,全家态度都不错。

一位洗衣服的“保姆”,一位做饭的“保姆”。

医学上讲,人在重创脑震荡后,会出现记忆缺失的情况,医学案例上常有。

一般都会在短期内康复,比如蓝琪……

嘿!蓝琪舒服!

两位“保姆”伺候了一天,使奴唤俾,吃好喝好。

头也不疼了,晚上饱饱的睡了一觉……

本文标签: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99274.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