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厕和陌生男人h_房子不隔音女的经常叫

时间:2020-09-21 08:59:37 作者:未知 阅读:

小姨说了姨夫几句,上楼又喊表姐,可表姐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怎么也不肯下来吃饭。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看来不假。

  “都让外孙见笑了,他爹就是这样暴脾气。”小姨看了杨羽一眼,笑着说到。杨羽刚想看口说我们都是自家人,没事。可谁知姨夫问道:“你以后住哪?学校有安排吗?”

  “当然住我们家了哦,那破学校哪里能住人?再说了,吃饭怎么办?瞧你这话说的。”小姨当场给反驳了回去。

  “又多了张白吃的嘴!”姨夫见杨羽的到来没有丝毫的欢迎,反而是冷眼相看,这让杨羽泼为尴尬,心想看来小姨家也非长留之地,一时半会又不能调走,看来想长久混下去,还得靠自己。

  “你怎么说话呢,他是我姐姐的孩子!”小姨骂了姨夫一句,转头微笑得对杨羽说:“别往心里去,他就这样。”

杨羽也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看着碗里的米饭,突然没了胃口。

吃好饭,天就黑下来了。

农村的黑夜跟城市那是天壤之别。

城市天黑了,还会灯,灯火通明。而农村,黑了就是黑了,没有路灯,没有店铺。天黑的农村,完全就会被黑夜笼罩,也是漫长的黑夜。

所以在这个漫长的黑夜里,总需要找点事情来做,比如嘿咻,所以农村孩子都比较多,都是因为天黑了实在没事情干了,要不就干?

“晚上你先暂时睡二妹的房间,明天让姨夫去砍棵树,弄张床。”这是小姨给他安排的卧室,二妹去了隔壁村,晚上估计不会回来,正好留给杨羽临时睡觉。

杨羽在这里又没人认识,外面又是漆黑一片,没地方能去,本想找表姐三妹唠唠嗑,联络下感情,但是今天实在是走的太累了。

爱裸睡的杨羽便脱光了衣服,趴在床上,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杨羽朦朦胧胧,整个房间又是漆黑一片,隐隐约约得听见楼下些声音,然后上楼声,想必是谁去上厕所吧。又继续蒙头大睡,

过了会儿,杨羽迷糊感觉有人进了房,欣起自己的被子,爬进了床。

杨羽想竭力醒来,可怎么也醒不过来,就像鬼压床一样,只感觉那个气息紧靠在自己身上,突然杨羽听到大吼:啊!

房间的灯被打开了,杨羽也被尖叫声惊醒,睁眼一看,惊呆了,床上还躺着一个裸体女人,那女人正一副见了鬼一样不可思议,

双手紧紧的拉着被单遮掩自己的胸口,而整个后背,胸口以上完全暴露,正惊恐得看着杨羽。

“你是谁?怎么在我床上?!”那女人瞪着大眼,怒气冲冲:“你还不说,我喊非礼了!”

“非礼?我哪有?”杨羽一脸无辜,明明是自己先睡这床上的,要喊非礼也是轮到他喊啊。

“还说没有?你衣服都脱光了。”那女孩指着杨羽的光溜溜的身子。杨羽发现自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世上怎么可能跟女人论理呢?女人是最不认理的人。

“怎么回事?”小姨朦胧着眼睛,未睡醒的样子,也是被刚才的尖叫声吵醒,才来查看,一眼就看见了二女儿:“你不是不回来吗?怎么摸黑爬山回来?这多危险啊。”

“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妈,他是谁?怎么睡我床?”女孩指着杨羽,手不忘提着被单,以防掉落。

“哦,他是你表哥,来咱们村教书的,你今早走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

“表哥?”女孩一脸惊讶着看着杨羽。杨羽尴尬一笑,喊了声:“表妹!”

“今晚你们就先挤一挤,就先这么睡吧,啊!”小姨说完就关了门,下了楼,回了自己的房。

“妈?妈?”女孩急忙喊,可小姨压根不理,这怎么办?真一起跟表哥睡?

二表妹雅熙一脸无奈的看着杨羽,这可是第一次跟男生同床,刚才自己裸着身子差点趴到他身上,这是第一次跟一个男人如此亲密。

“看够了没?流氓,快转过头去啊,我要穿衣服!”雅熙一脸泼辣的骂到,转了身子,对着墙,也找了件短袖穿回去。比起表姐的成熟,三表妹的乖巧,这二表妹可就泼辣太多了。

杨羽对着墙,二表妹的身体影子印在墙壁上,杨羽大惊呼,好一个S的曲线,胸口坚挺而出,看得杨羽口水直流。

“晚上不许碰到我!”表妹雅熙穿好了衣服,还是谨防着眼前的表哥,幸好就睡一晚。

“我要是碰了呢?”杨羽笑着故意气她。

“你敢?我非剥了你的皮。”雅熙瞪大着眼睛,磨着牙狠狠道:“说到做到,我管你是谁!”说完,一趟,钻到被窝就睡了。

杨羽熄了灯,也躺了下来,房间又马上一片漆黑。

过了一刻钟,只见雅熙还在翻来覆去。

“你在,我很别扭,睡不着!”雅熙辗转反侧,轻声说道。

“要不表哥抱你睡?”杨羽虽然才来这里不到半天,但是见到三个美丽至极的表姐表妹,早已动了侧隐之心,男人好色的本性藏也藏,像表妹这种人间尤物,在外面都市里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狗屁伦理道德,日后再说!

“去死那!不想活了?有点表哥的样子行不行?”雅熙哼了一声转过身去装着继续睡觉。

杨羽偷偷得把头凑了过去,嘴巴凑近到耳边,轻语道:“表妹刚才可真美!”

雅熙表妹一听,拿起枕头就往杨羽砸去。而在这里,突然后山传来一声非常古怪,非常恐,怖的声音,听得杨羽毛骨悚然:“表妹,这是什么声音?”

“大惊小怪,是山鬼,天黑了不要去后山,要是碰到山鬼,就活不了了。”雅熙说道。

“山鬼?”杨羽重复着话,感觉很可笑,这世上哪有鬼,肯定是什么动物的吼叫吧。但那声音确实恐,怖至极,在这漆黑万物寂静的深夜农村,显得更外的恐 怖。

杨羽还是吓得钻回了被窝,这毕竟是农村,有很多跟城市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有更多恐,怖的传说。

杨羽又朦朦胧胧的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被一阵尿意惊醒,外面还是漆黑。杨羽却不得不下床去尿尿,厕所在楼下,便轻声起了床,夸过表妹的身子。

朦朦胧胧的擦了擦眼,借着微弱的月光,往楼下走去。

出了侧院洗衣处一片杂草,杨羽也懒得再走,反正一个大男人,尿哪都无所谓,滋润下杂草也无妨。便掏出来,站着随风吹,就尿了起来。

月光微弱,杨羽也没睡醒,农村非常安静,无意一个侧头,往左边的邻居房屋看去,农村的邻居之间都不会砌什么围墙,完全相连敞开,平时也好来往。

可是杨羽这不看还好,这一看把杨羽的魂都吓出来了,只见隔壁后院的石板上正坐着一个老太婆。杨羽以为自己眼花,急忙擦了擦眼,定睛一看,

更加后悔了,这何止坐了一个老太婆,那老太婆还正睁着眼正一动不动的看着杨羽。

杨羽魂都吓没了,咽了口气,这三更半夜的,静静地坐这里,是人是鬼?而且还是个老太婆。杨羽心中念着,这世上没有鬼,没有鬼,便壮着胆子,走了两步问道:“奶奶怎么还不去睡觉啊?”

那老太婆面无表情,也没有回答,杨羽见没反应,心里更不安了,人老了耳朵会聋,莫非没听见?杨羽刚想回头走,只听见老奶奶自言自语:“等了七天了,终于等来个人,这是命。”

见老太婆说话,杨羽又停下了脚步,虽然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年轻人,奶奶腿不太好,能扶我回屋吗?”

杨羽虽然不认识她,但自己也有爷爷奶奶,虽然他们都过世了,但打心里杨羽为自己没有尽太多的孝道而悔恨,老太婆的请求,自然没有多想,就跨步而去帮忙。

杨羽伸出右手去扶奶奶的身子,却感觉一股冰冷,心中好奇,这刚伸出左手,老奶奶一把将手放在杨羽的手上,顿时一股寒意袭来,直钻入身体,当即晕了过去。

农村的清晨非常清爽,当公鸡第三次鸣叫的时候,天就差不多亮了,农村的人就会纷纷起床,该上山的上山,该放牛的放牛,就算没事,也不会有人睡懒觉。

小姨天微亮就起来了,这刚开后门,就惊呆了,发现杨羽躺在后院的杂草里正睡得香!

“这傻小子,怎么睡这里?难道昨晚被二妹给赶出来了?想想也是,这二女儿最泼辣,怎么肯跟一个男人睡?”

小姨如此一想,倒也不在惊讶,只能无奈摇头,心想这二女儿如此泼辣,以后可怎么嫁人哦。便过去拍拍杨羽的肩头,喊道:“小羽,醒醒,不要睡这里。”

杨羽正睡得香,突然被人给喊醒,睁开迷离的双眼,发现天已经大亮,再望望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杂草里,一脸惊讶:“我怎么睡在这?”

“是不是昨晚二妹把你赶出来了?这丫头,我马上跟她说去,太不懂事了。你快起来,上楼睡去,小姨熬稀饭给你们喝。”小姨说道。

杨羽极力回想昨晚发生的事,脑袋虽然有点沉,但还是想起来了:“昨晚我扶隔壁的老奶奶回屋,突然就晕倒了,醒来就在这了。”

“老奶奶?哪个老奶奶?”小姨一脸惊讶。

“就是隔壁的啊,她腿还不好使。”杨羽说着指着隔壁的房屋,但发现小姨的脸色苍白:“小姨怎么了?”

“隔壁的老奶奶摔了一跤,腿断了,七天前刚刚过世,三天前已经出殡入土,你是不是看错了?”小姨嘴唇干裂,脸色极其难看,被杨羽也吓得不轻。

可比小姨的脸色更难看的还是杨羽,被小姨这么一说,杨羽才想起来,昨晚那老奶奶脸色苍白,坐在石板上时,两腿是笔直挂着,而扶着她时,她全身冰冷僵尸

而且整个人压在自己身上,完全站不住,再加上昨晚是头七,难道我昨晚真的遇鬼了?杨羽脸色更加难看了,冷汗滚滚而出,却故意装着镇定的样子,免得吓了小姨:

“没,没,我看眼花了,只是一堆柴而已,呵呵!”杨羽显得很不自然。

“你吓死小姨了!”小姨才松了口气,虽说隔壁那老奶奶生平就异常古怪,但还不至于死了还来找麻烦吧。

今天是杨羽学校报告的日子,再加上刚才吓得不轻,哪里还睡得着,就顺便起床绕着农村的小路跑了一圈,跑步是杨羽一直的习惯,清晨的农村那是真心舒畅,空气清新,环境幽静,鸟语花香,绿草还带着露珠,晶莹剔透。

这羊肠小道一路跑来,不知道多少村妇抛来媚眼,有些眼睛都看直了,议论纷纷这是谁家的孩子,村里已经很久没出现如此健康阳光,俊俏又充满男人味的小伙子了。

这村妇本就爱八卦,这一传十,十传百,马上就整个小村的姑娘,少妇沸腾起来。

当杨羽跑完,穿着背心,运动短裤,甩着湿漉漉的头发到小姨家时,三姐妹都看呆了,杨羽轻轻得一甩汗水,那个动作是那么的帅气充满男人的味道。

三表妹芸熙是痴痴得看着这位让自己脸红的表哥,而二表妹虽然表面很不在意,但眼神还是偷偷瞄了几眼,至于表姐虽然被人追求无数,但表弟的那种男人魅力还是吸引了她。

甚至连小姨都要焕发了第二春,对于这个无趣的老公,家里突然多了这么个帅气而且还是村里当教师的男人更骄傲和欣喜的事了。

“小羽,赶紧去洗洗喝稀饭,等下跟着三妹一起去学校,你们正好同学校,也不知道你教哪个班,要是芸熙是你学生那就好了。”小姨笑道。

“谁教都一样,学习那么差,反正不指望她考个什么高中,我都想好了,中考后直接来田里帮忙。”姨父说话一向说不出好话,整一个农民样,当初这么漂亮的小姨怎么就嫁了个这么个姨父呢,杨羽怎么也想不通。

“不要!我要上高中。”芸熙撅着嘴巴,她可不想象隔壁张花那样,好一个花季年龄天天往田里跑,整天泥巴嘻嘻的。

杨羽却没听见去,直接去了后院,刚才跑步时突然发现自己的左手掌心有个黑色印记,怎么搓也搓不掉,现在只想赶紧去后院洗洗掉,可怎么洗还是洗不掉,这印记昨晚睡前还没有,今晚就有了,这中间只跟那个老太婆握过手,难道?

杨羽越想越不对劲,心想可别是什么尸毒啊,运气没那么被吧。见洗了半天没洗掉,也就不管,脱下背心和外裤就淋起水来。

表姐正对着杨羽,杨羽的身材和脊背完全印入眼帘,宽阔,健壮,整个就是媛熙喜欢的男人类型。虽然大姐已经二十一岁,而且追她的男人无数,可在这个村里,她就是没一个看上眼的,一直保持单身,谁知这老爹竟然要把她嫁给隔壁那个傻狗儿,她是打死也不肯,更不同意把自己的第一次给那么一个男人,绝对不可能。

要是杨羽不是我表弟该多好,大姐媛熙不禁在心中感慨。

吃完饭,三表妹就带着表哥一起去学校。

这路上,芸熙三妹心里不知道多开心,仅仅只是说了两句话,看了两眼,那颗情窦就马上在心里发芽,疯狂成长。

至于杨羽,表姐的成熟和三妹的乖巧害羞这两个极端的女孩都是他喜欢的类型,杨羽才不管你是谁,表姐表妹也都一样,泡定了。而二表妹,昨晚见识过了,虽然外貌上绝对不属于其他两人,但是性格够强势泼辣,短时间内,杨羽可不敢惹。

“是不是以后都跟表哥一起上学放学啊?”芸熙低着头,轻轻得问杨羽。

杨羽微微一笑,看着眼前的表妹,胸口还完全没有表姐那个尺度,屁股也很小,身材也瘦小,看起来,还在发育中。

学校位于三谷半腰,要穿过半个村子,顺着山路往山上爬才能到。

芸熙很聪明,她没有带杨羽走大路,心知以表哥的英俊村里的少女和少妇门都会主动上来勾引,到时这表哥还不知道会投到谁的怀抱里,所以她带着杨羽从前山的桔园过,虽然路途远了一点点,但是绝对不会遇到人,这样就多点跟表哥相处的机会。

过了桔园,学校就在眼前。

这所学校真心破旧,就一个教学楼,还只有两层,教学楼后面还有幢,看起来,住了些人,估计是学校的老师和食堂吧,然后就是个玩场,玩场啥也没有,就是黄泥地。

学校包含和小学和初中部,可全校加起来,还不到两百人,平均每个班才十来人,于是,就两个班混合一起,初三独立一个班,总共才五个班级,老师上课都是各上一半。学生除了本村的,还有隔壁几个村的,那都是爬过山来上学的。

乡村老师那就更少了,还不到十个,城里人压根不会有人来,所以杨羽是个特例,甚至学校在门口打出了欢迎的字样。

芸熙去了自己的班级,杨羽去了老师们的办公室,全校六个老师全部在这里办公。杨羽敲了敲门,随着一声请进,杨羽很有礼貌的走了进去。

“你找谁?”前方一个带着老花镜的老头子看见这么个帅气的年轻人,便问道。杨羽扫了一眼办公室,除了这个糟老头外,还坐着三名女老师,这三名女老师长得各有特色。

一个短发瓜子脸,干脆利落,脸色很冷漠,跟杨羽差不多年纪,一个成熟富有女人味,看起来稍大,是个熟女,而另一个比杨羽小,看起来古灵精怪,给人一副很开放的感觉。

杨羽进门,这三个女教师几乎同时抬头,短发教师看了一眼就又低下,而那成熟的女人却直勾勾得看着杨羽。杨羽微微一笑,走了上去:“你是校长吧,我是杨羽,是新来报告的教师。”

“哎呀,你就是杨羽,可把你给盼来了,我们刚才还在讨论你什么时候来呢。”老头子一下子高兴起来。

“校长,是讨论会不会来吧。”那古灵精怪的女教师还了嘴,还特意跑杨羽面前看了一眼:“哈哈,果然是个大帅哥,李若水同学,我赢了,苹果拿来。”

那熟女教师李若水摇了摇头,很是无奈,拿出个又大又红的苹果扔了过去:“塞住你的嘴巴。”

可谁知,那女教师接过苹果,却递给了杨羽:“给你的,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们,有没女朋友?”

杨羽心里乐开了花,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可别怪我不乐意,可表面却还是装着很斯文很绅士:“谢谢你的苹果,不过你还是留着自己吃了。”那女孩当场碰了壁,引得他人哈哈大笑。

接着,杨羽拿出了教师资格证,学位证和县里发的报告证递给了校长,校长定睛一看,乐开了花:“我们学校终于来了个高才生了,华东师范大学本科,数学系,你们看,这可是我们学校最高的学历啊。”

“校长过奖了!我只是名刚毕业的小屁孩,啥都不懂,还望你们多指导。”杨羽基本的礼貌还是会的。

听到这句话,那短发女孩也抬起头,看了一眼杨羽,而正好杨羽也瞄了过去,两人四目一对,突然来了感觉,双方均是微微一笑。

“来,给你介绍下,这是我们校的美女教师李若水。”校长介绍道。

杨羽仔细一看,还是真美女,她的这种成熟美跟表姐不同,更富有女人味,是那种让男人看了神魂颠倒的那种,说白了,更有狐狸精的味道。

接着一一介绍,那古灵精怪的是郑欣怡,像个零零后,性格活泼,思想也超前,什么都不怕,什么话也多乱说,在办公室还常常讲黄色笑话,是最开放的一个女教师了,主要教小学。

然后是介绍冰雪皇后冷萧雪,可冷萧雪从头冷到尾,平时不太合群,也不爱说话,骨子里透着股寒意,村里也没人敢追。

除了这三人,还有三位女教师已经上课去了,杨羽才发现,这学校除了校长这个老头外,其他六外竟然都是女教师,这让杨羽乐开了花,这不是百花丛中一点绿吗。

这时,门被打开了,进来一人,杨羽定睛一看,惊愕道:“是你?”

那人皱了下眉头,马上想了起来,也同样吃惊道:“是你!”

杨羽没想到这女教师竟然就是昨日那山上水潭里的裸女子,这村子可真小。

“杨琳,你们认识?”校长老头子疑惑得问道。

原来此人也是本校的教师,叫杨琳,杨琳一见到杨羽马上想起昨天洗澡的事,就是被眼前这个男人看光了身子

这种事,哪能说出来?

“没,不认识!”杨琳撅着嘴巴,看都不再看杨羽一眼,杨羽心中好笑,连你的桃花瓣都被哥看了,还害羞什么呢,但杨羽却装出一副绅士的形象。

杨羽的泡妞准则就是要高贵,伪装,不能像鸭一样见女人就上,只有高贵的形象才能让这村的女人各个投怀送抱,

到时组建一队后宫三千也不再话下。

如今,杨羽的第一目标还是自己的表姐,他发现这个表姐最有味道,又刺激又爽,想着想着恨不得今晚就偷偷潜入表姐的房间大干一场。

当然,这三姐妹,这些女教师,甚至女学生都是他的囊中之物,杨羽暗自得意自己没来错地方。

“小羽啊,你是高材生,所以校长决定,初三的数学和自然这两门课就都给你带了,然后,这全校的体育也是非你莫属了。这初三班级

比较特殊,我们已经连续七年全县中考倒数第一了,这次真指望你打场漂亮的翻身仗,明天县委还来检查,我们任务艰巨啊。”校长拍拍杨羽的肩膀,就像把一个重担和所有的寄托都压给了他一样。

这时上班的铃声响起了。

办公室那女教师纷纷出去上课,杨羽安排了个破解的办公桌,就坐在那冰雪皇后冷萧雪的右边,而对面是熟女李若水,后面是墙,右边的位置杨羽还不知道是谁,几乎被一群美女教师围在了中间。

校长给了他一张课程表,自己也就出去了。

杨羽一看课程表,排得挺满,基本上都是两节连在一起上,后面二三节就是他的课,很多教师都是连续四节,下午还有,工作严重饱和。

杨羽花了些时间整理了下课桌,打扫了下办公室,熟悉了下校园,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

课间的时候,全校的学生就又热热闹闹,无忧无虑,一起玩着游戏,很快第二节课的铃声很快就响了。杨羽呼了口气,这是他人生的第一节课,总要给学生点好印象。

这刚出了门,在楼梯口转弯,迎面和一女学生撞个正着,那女学生一看杨羽,不认识,当然也不会认为是这里的老师,开口就骂:

“你走路不长眼啊?”

杨羽邹了眉头,看女孩高挑,外貌稚嫩清秀,一副孤傲的样子,还背着个书包正下楼:“同学,你不会是逃课吧?”

那女同学见一语被识破,冷冷说道:“你算老几啊,要你管?”

这农村的女孩子都这么有个性?这时,校长经过,看见了此景,说道:“姬茗,又想逃课?回教室去。”

那姬茗同学一看是校长,愣是冷哼了一声,狠狠的白了杨羽一眼,就像就在都怪你,害我没逃成,便径直回了教室。

“这女娃比较叛逆,你要看紧点!”校长吩咐了下,就回办公室了。

杨羽找到了初三班级,远远的在走廊上就听到一片吵杂声,跟菜市场一样,而且还都是女生。杨羽保持着微笑,想给这些女生留个好印象,刚跨进教室,突然一东西直线往他飞来。

啪的一声!打在了杨羽的脸色,顿时杨羽满脸粉尘,原来是个黑板擦,而且是个刚刚擦完还全是粉尘的黑板擦,杨羽的脸被一拍,这深深地洛下了一个方块黑色粉印,像一个男人涂了胭脂一样。

顿时,全班同学哄堂大笑!

可是,他们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站他们面前的不是那个糟老头校长!而是一个超级大帅哥,阳光帅气健康充满男人味的大帅哥!

瞬间,全班从哄堂大笑到鸦雀无声!不是因为他们怕才安静的,而是因为全班都被杨羽的男人魅力吸引了。这学校唯一的一个男老师就是那个糟老头校长。

剩下的就是后面坐着的几个土瘪子男生,穿着解放鞋,捞取裤脚,衬衫敞开着膛,被重活压得还没她们女生高,晒得跟肯尼亚来的一样,整个就一群非洲难民,这几个男同学在女学生的眼里那压根就不叫男人,因为实在是太丑了。

而眼前的杨羽对比那个糟老头和班级的土鳖男生,一下子把差距拉成了天,杨羽的帅气在原来的基础上又翻了几番,你能想象一群刚发育好正处于青春期幻想的少女们,天天想着男人的少女们看见杨羽那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事。

杨羽就像一个白马王子一样粉墨登场,一下子亮瞎全部女人的眼。

杨羽捡起了黑板擦,走到了讲台上,拿出了纸巾擦干净了脸,丝毫没有露出生气,反而是微微一笑:“你们就是这样欢迎新来的班主任吗?”

杨羽的微微一笑迷倒了所有的女生,好几个女生都快流下口水了。

“是我扔的黑板擦,要罚就罚我吧。”

杨羽循着声音望去,发现后排一位女生站着,一看是刚才逃课的姬茗,说道:“好啊!就罚你吃了这个苹果吧!”说着,不知哪里掏出个苹果扔了过去。这个苹果是郑欣怡硬塞给他的。

杨羽的‘惩罚’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更出乎了姬茗的意料,还没有老师是这样惩罚学生的。

“哇!好帅哦!”片刻之后,台下已经议论纷纷。

“老师,你有女朋友吗?”杨羽不知道是哪个学生喊的这句话,这句话惹得全班又一阵哄堂大笑。

“还没有,如果你们想谈恋爱的话”杨羽故意停了下。但是全班所有的女同学都知道老师要说什么话了,因为校长天天训斥她们:不要谈恋爱,不要找男生,不许牵手,不许接吻,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杨羽又笑了笑,其实杨羽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只是不太明显,但是笑起来更让女人着迷,可杨羽却说道:“你们正好是处于恋爱的好年纪,现在不恋爱什么时候恋爱?老师非常欢迎你们在班级,学校,村子里找男朋友,哪怕是你们的学弟都可以。”

这一番话当场雷翻了所有人,这话是从一个老师嘴上说出来的?真的吗?我们没听错吧?老师竟然鼓励我们谈恋爱?

“当然,如果班级里有老师喜欢的女生,老师肯定追她!”这番话如同一个炸弹,让全班的女生都热血沸腾。其实杨羽只是换位思考而已,自己初三的时候就开始想女人了,但是他却没谈,现在都还在后悔,为什么,一个花样年纪的青春不可以谈恋爱,为什么不可以?

为什么老师不让你初中谈恋爱,高中也不让,连大学还不让,可大学一毕业,毕业证才刚拿到,父母就逼着你去相亲!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连爱都还没学会,就要先学会婚姻?杨羽不知道!所以他不会如此约束他的学生,恋爱是她们的权利和自由。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duhougan/71035.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