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从后面进太舒服了,小妖精h边走边做

时间:2020-09-21 16:28:28 作者:未知 阅读:

 离婚协议今天就得签了!杨轩,人要脸、树要皮,你一个坐过三年牢的囚犯,留下来只会给我们林家抹黑!”

杨轩抬起头对着气势汹汹的岳母冷冷一笑:“呵呵,三年前老爷子的宝贝孙子犯事,是你强迫我为他顶罪,你为了让女儿林璇从老爷子手里得到林氏集团旗下的一所安保公司,亲手将我这个女婿送入大牢。现在我出狱了,你又告诉我必须跟林璇离婚,妈,咱们二人,究竟谁无耻啊?”

刘红被说的老脸一红,她咬紧牙关,仍赖皮的说:“杨轩,三年前让你顶罪坐牢,的确是委屈你了,可现在林璇的公司业绩下滑严重,她必须跟其它大家族联姻才能让公司起死回生。为了林璇能过上富人生活,你就在离婚协议上签个字吧,我们每个月给你一千块钱的伙食费,不会让你饿死的。”

杨轩冷笑一声:“妈,你说的话没有用,林璇才是我的妻子,只要她不点头,我就不会签字。今天刚出狱,我有点累,先回房休息了。”

刘红顿时火冒三丈的大吼起来:“你这个没用的废物,还有底气喊我妈?蹲了三年牢,脸皮倒是越来越厚了,没点本事帮林璇,就知道在家蹭吃蹭喝!”

杨轩皱了皱眉,他没再理会刘红,直接将房门关上。

自从当年成了上门女婿,岳母刘红就一直不待见自己。

三年前,林璇的堂弟林东在KTV醉酒伤人。

林氏集团的董事长林铁山因为不忍让疼爱的孙子去坐牢,于是提议让杨轩顶罪,作为报酬,他将集团旗下的一家安保公司赠给杨轩的妻子林璇。

刘红逼迫杨轩认下犯罪事实将杨轩推进了监狱。

今天是他出狱的第一天,岳母刘红竟然想将他赶出家门。

这些人压根不知道杨轩在监狱里经历了什么,他已经不是当年的杨轩。

杨轩运转内息,随后一跃而起,在房间内打了一套龙虎拳。

三年前入赘时,杨轩只是个弱懦无能的窝囊废,而三年的牢狱生活,已经让他彻底脱胎换骨。

龙腾虎跃、气势昂然!

一套拳法打完,杨轩汗流浃背。

客厅外交谈声响起,是妻子林璇下班回来了。

想到林璇,杨轩便情不自禁的露出微笑。

她是自己的高中同学,四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救了她。

当时恰好林璇被家里催婚,就让杨轩做了上门女婿。

婚后杨轩连林璇的身子都没抱过,但林璇答应过杨轩,只要杨轩通过努力让林璇喜欢上了自己,林璇就会成为真正属于他的妻子。

想到这,杨轩出了房间。

“杨轩,来厨房陪我一起做饭。”林璇看到杨轩后,没有像刘红一样冷眼嘲讽,但也没有流露出半点作为妻子的温柔关怀。

林璇炒菜,杨轩打下手,二人很有默契,期间没有任何多余的交流。

吃饭的时候,林璇的妹妹林雅来了。

林雅是个平面模特,一般都住在公司安排的宿舍。

杨轩猜测,大概是刘红通知林雅过来,两个人一起嘲讽自己的。

“杨轩,你个废物什么时候跟我姐离婚?”果不其然,林雅坐下还没动筷,嘴已经肆无忌惮的辱骂起杨轩:“人长得不帅,也没点本事,别人家的姐夫,小姨子撒撒娇就能拿到一些零花钱,而我这个姐夫反倒只会吃软饭。”

“我不会离婚的。”杨轩只是简单的摇摇头。

“不离婚?我可告诉你,你坐牢的这几年,上门提亲的公子少爷大有人在,人家家里有钱,可以帮林璇的公司渡过难关,杨轩你能帮她什么?难不成你觉得做饭时给她打个下手,就非常有自豪感了?”

刘红添油加醋,但这回坐在一旁的林璇开口了:“妈,公司还有得救,我会自己想办法的,你们就别瞎出主意了。”

刘红本还打算开口,但林璇双眸清澈,态度坚定,让她一时哑然。

···

晚上。

林璇洗完澡,穿着睡裙,躺在床上看电脑。

电脑里是一些关于公司的内部资料。

现在公司最严重的问题是资金短缺,可能再过两个月,连员工工资都发不起了。

想去融资,但奈何公司没有任何特别之处能够吸引到投资方。

林璇心里琢磨着,一双修长美腿在床沿边一晃一晃的。

杨轩坐在旁边,他正打算练会儿内气,可眼睛情不自禁地偷窥起林璇的美腿。

老婆的腿好白、好性感,可惜自己摸不着。

林璇正看着电脑,忽然发现杨轩的目光,立刻瞪了一眼:“杨轩你干嘛呢!是不是眼珠子不想要了?”

被当场戳穿的杨轩有些尴尬,赶忙转移话题:“老婆,我有话跟你说,明天让我跟你一块去公司吧,我想帮点忙。”

杨轩的请求让林璇有些惊讶,结婚以来,杨轩好吃懒做,从不外出工作,虽然那是林璇答应杨轩作为入赘的好处。但男人吃软饭,始终是会受人唾弃的。

不过如今杨轩的积极也并未引起林璇的注意。

“你什么都不会,去了公司也只会给我添乱,如果真想去的话,只能老老实实呆在大厅,然后等我下班。”

一个高中毕业的混子,他能帮到自己什么?

林璇摇了摇头,她觉得杨轩仅仅是想去看看公司长什么样罢了。

“行,我会听话的。”杨轩口是心非道,到时候去了公司,怎么做就是自个儿的事情了。

···

第二天上午,二人没先去公司。

在林璇看来,对外融资并非唯一的出路,从银行贷款也能解决公司的危机。

早些天她便预约了市里某银行的总行长–余东强,打算跟对方商谈一下贷款之事。

“我等下要跟银行行长见面,到时候你就在车上等着。”

林璇换了身衣服,标准的A字裙搭配白衬衫,最上头的一颗扣子没系,微微露出的雪山一角,足以吸引住任何男人的目光。

上天赋予女人一张漂亮的面孔,往往不会给其相应的身材跟气质。

但林璇就是这么幸运,没有缺陷的她,完全是每个正常男人心中的女神。

车行驶了二十分钟,停在了一家茶餐厅门口。

地点是余东强选的。

贷款是大事,毕竟金额不小,边吃边谈,倒也在情在理。

留杨轩在车上,林璇走进餐厅,前往余东强定好的包间。

打开门,里面坐着一位中年男子。

男人穿着西裤跟白衬衫,光头,年龄约在四十岁左右,脸上有一道深深的刀疤,横肉累累,尤其是一双眼睛,小且圆,密布凶光。

此人正是余东强。

也幸亏是林璇提前了解过,若是二人以陌生人的方式见面,她一定会以为对方是个混混。

年轻时的余东强的确做过混混,后来通过家里的关系洗头换面,进了银行工作。

虽然现在算是商业界的一方大佬,但因为当年留下的刀疤与伤痕,他整个人所散发的气息完全与自身行业不符。

林璇对余东强的观感不太好,可余东强却对林璇充满兴趣。

以前看照片就心痒痒,现在见到真人,就更被对方的姿色跟气质所惊艳到。

“这林璇,还真是一位罕见的绝色美人。”

如此一想,余东强脸上笑容不由亲密了些,主动上前伸出手道:“林总,我可等了好久呢。”

林璇确定对方身份后,也立刻伸出手,一脸歉意道:“余行长,实在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所以来晚了。”

余东强瞬间就觉得自己手里像是抓了一团水,柔腻的触感让他不忍松开,也不落座,皮笑肉不笑道:“本来我都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但看到林总这么年轻漂亮,我心情好了不少。”

他一笑,露出满口不怎么好看且泛黄的牙齿,脸上的肌肉扯出了几分若有若无的凶厉,让人十分别扭。

林璇用力把手抽了出来,不敢跟余东强对视。

林璇觉得今天的谈话可能会不太顺利。

她是个女人,对于一些男性的意图感觉特别灵敏。

这个余东强话不说几句,眼睛就仿佛是要吞掉她一般。很明显,他的目的并不单纯。

桌上是余东强点的一些广式早茶,但二人都未动筷子。

余东强靠着椅子点了根烟:“林总想要用威立作为抵押贷款五百万,不过据我了解,威立现在已经岌岌可危,抵押价值完全达不到那个数目。”

林璇犹豫了下,坦诚道:“余行长,威立现在的价值的确没有五百万,但威立前身属于林氏集团,名气还是有的。”

余东强把烟摁灭到了烟灰缸里,眼睛放在了林璇放在桌上的手,似无意般道:“林总的手是怎么保养的?这么漂亮!”

林璇想不到他会把话题从工作扯到她的手上。

强撑着道:“您真会开玩笑。”

余东强抬起手腕看了看:“林总,中江市商业圈里的人几乎都知道,林氏集团这个家族企业重男轻女,虽然威立属于林氏前身,但林总毕竟不是林家的男丁,所以外人都知道,现在的威立,其实跟林氏一点关系都没有,林总想要贷款五百万,对我来说是小事一桩,不过嘛,林总也需清楚我余东强想要什么……”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林璇要再听不出余东强什么意思,就真是一朵白莲花了。

余东强最大的特性就是好色,在本市不说人尽皆知,也是赫赫有名,各种夜场欢场的常客,无女不欢。

碰到这种不寻常的人,林璇想要贷款,首先就注定了需要付出一些代价,否则根本不可能谈得拢。

杨轩坐在车内已经有些时候了。

虽然他清楚谈生意需要时间,但隐隐约约又猜想林璇是不是遇到了麻烦。

杨轩知道林璇是去找的余东强。

中江市里,谁不清楚余东强是个好色之徒?

不敢再等,杨轩赶忙下车前往餐厅。

茶餐厅的包间不多,此刻仅有一间正在使用,那个包间的门口站着两位西装革履,身材稳健的男性,像是保镖,二人神秘的说着什么。

杨轩靠近时听到一些敏感而关键的词汇。

女人,醉酒,余老板……

不用想杨轩也能听出来,此刻林璇跟余东强正在包间里。

火往上蹿,杨轩的眼睛悄然变暗。

“小子你干嘛?”

一名保镖发现了迎面走来的杨轩,上前一步用手去推,意图拦阻。

只是还未碰到来人,他手腕就被对方单手抓住。

逆天的力道让保镖眼睛睁大,抬脚就踹了过去:“你他妈……”

一句话都没能说完,就觉身体像被汽车给撞了一般,保镖闷哼着倒跌而退,捂着肚子重重撞在墙上。

能跟着余东强的保镖岂是简单角色,此刻再看不出杨轩来意不善就傻逼了。

另一名保镖见状将匕首抽了出来,他本能以为来人是余东强的仇家。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duhougan/71207.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