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污的小说 军人的粗大h拔不出来

时间:2021-04-20 14:13:58 作者:未知 阅读:

欧阳米被他的架势一惊,伸手死死地扯住他的衣角,一脸泪眼婆娑的样子看着他。

    她话音刚落,眼眶中大颗大颗的泪珠就滚落下来,养着一张小脸十分可怜地看着他。

    欧阳佳诚看着她如此伤痛的模样,终究还是心软,停住了脚步,没有再继续逼她。

“米米,你怎么这傻呢?你知不知道那个周礼文是个什么样的人?能够给你和宸晞设下这么大的一个圈套和局,难道会是什么简单人物吗?与他做什么协议,岂不是在与虎谋皮?!”

    欧阳佳诚叹了一口气,转身看到她满脸是泪的模样,本来还有更多的责备的话,却再也说不出口了。

    他这个傻妹妹,到底还是太天真,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商场恶意,不知道真正的人心险恶,。

    与一个算计自己的人达成协议,又怎么能够确定对方会遵守诺言呢?

    若是对方一朝毁约,米米之前和他达成一致的协议,岂不是又有可能变成新的把柄?

    “你啊……”

    “大哥,你别再责怪米米了,这件事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非要带着米米去那个什么酒会,又没有能力保护好她,她也不会收到这样的伤害。”

    霍宸晞以为欧阳佳诚还要继续责怪欧阳米,忙不迭的地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他看着米米这样痛哭,他的心里也着实不好受,昨晚的事情要是他及时反应过来,及时发现不对劲的地方,那么米米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难受了。

    “好了。我没有要继续骂她的意思,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现在怪谁都是没有用的,当务之急是要解决这件事情。

    欧阳佳诚说着,叹了一口气,又看向欧阳米,语重心长地说道:

    “米米,你躲避得了一时,还能躲避一世吗?难道以你的妥协换来短暂的安宁,你就不怕他日后继续用那些照片和视频作为把柄,继续威胁你,甚至胁迫你去一些你更加不愿意做的事情吗?“”

    “大哥,我……周礼文已经答应了我,只要我离开宁城,永远从宸晞哥哥身边消失,他就把那些照片和视频都销毁,让网络上流传的那些也不再出现,也的、也不会在继续为难……”

    欧阳米说着说着,声音就低了下去,眼睛却不由自主地扫了一眼霍宸晞的,然后又快速地收回了视线。

    她心中有些懊恼,刚才差点就说漏嘴了,要是她刚才真的说出来,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宸晞哥哥的霍氏集团,想必宸晞哥哥肯定会更加生气想要找周礼文报复的。

    “为难谁?你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

    欧阳佳诚注意到了她的小眼神,跟着她的视线扫了一眼坐在对面的霍宸晞,心中默然有数,挑眉问道:

    “为难宸晞是吗?”

    “不是!是我,是周礼文答应了不再为难我。”

    欧阳米下意识地高声反驳,却不知道自己脸上的担忧之色,早就已经落入了其他两个男人的眼中。

    “米米,你说他如果真的是为了针对你的话,又为什么要宸晞一起祸害,反而不带上你的亲哥哥我呢?这也说不过去啊?”

    欧阳佳诚紧盯着她,语气中还带上了点调侃,有些故意刁难的意味了。

    “哥哥!”

    欧阳米受不住他的拷问,只好娇嗔地大喊一声,制止了他的话。

    “行行行,我也懒得说你了,宸晞,你真的对这个人没有任何印象吗?我看他,多半是冲着你来的。”

    欧阳佳诚终于放过了自家妹妹,转而问起了霍宸晞。

    “大哥,我之前怀疑这个人的时候,也一早就去查过这个人的身份了,但是查过他的资料之后,仍然是一无所获,我的印象中从来没有得罪过这个人,我甚至还把他的照片拿去给我爸妈看了,他们也都说不认识这个人。”

    霍宸晞一边回想着之前的情况,一边说着,眼神中是一片疑惑不解。

    “那么这个周礼文到底有什么理由,要针对你和米米呢,如果你们俩都没有得罪他的话……”



 

    欧阳佳诚用手托着下巴,也陷入了一片沉思之中。

    “会不会是我以前得罪过他,只是我自己不知道?”

    欧阳米看着他们两个都一脸深思的模样,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可是……”

    霍宸晞正想说什么,手机突然震动,然后收到了一封邮件,收件人的落款是zn,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知南的卧室门的方向,然后打开了邮件。

    邮件内容仍然是有关于周礼文的资料的,但是这一次却多了不少的内容。

    “忻诚福利院,周成,父不详,母亲无力独自抚养,所以才将他松进了福利院。”

    霍宸晞一脸震惊地念出了邮件里的一行文字,心中产生了一种奇妙的预感——

    这个周礼文,说不定真的和他有着什么样的渊源也说不定……

    “什么?”

    欧阳佳诚也十分震惊于这样的资料,忍不住凑到他的身边,夺过他的手机,仔细地看了起来的。

    “这是谁发给你的资料?可信吗?”

    欧阳佳诚一边紧张地盯着手机屏幕,一边紧张地往下翻看,心中却忍不住大大地疑惑起来。

    据他所知,周礼文一直是霍华德家族的一员,他虽然和伦敦的霍华德家族没有什么深交,但是对于这位霍华德家族中的独特的成员,他却是听过不少。

    周礼文的母亲欣利·霍华德也是宁城人,却能够以亚裔的身份加入到伦敦上流的贵族家庭,而这个周礼文正是她所生的儿子。

    可是如果宸晞刚才得到的这份情报是真的,那么就说明周礼文很有肯能是被欣利·霍华德收养的义子。

    那么这个周礼文原本的身份、他的亲生父母,又是谁?又和宸晞、米米有什么关系呢?

    “宸晞,我说句不好听的,咱们俩可能都得回家问问家里的老头子,年轻时有没有在外面留下过什么风流债了。”

    欧阳佳诚半开玩笑似的说着,可是霍宸晞却听出了他话里的严肃,不由得也跟着严肃紧张起来。

    “大哥,只怕你的猜测要成真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爸为了瞒住这个秘密,所以才告诉我他不认识这个周礼文。”

    霍宸晞说着,声音低落了下去,整个人的神情也有些蔫蔫的。

    如果真的是他父亲在外面落下的风流债的话,他又该怎么办?他和周礼文之间又该如何处理这一场恩怨情仇?

    “行了,事情都还没确定呢,你怎么就知道是你父亲,而不是我父亲呢?

    欧阳佳诚脸上却一片轻松和无所谓,甚至还觉得霍宸晞有些庸人自扰。

    “大哥,肯定不会是咱们爸爸的!爸爸不是那样的人!”

    欧阳米打断了自家大哥的话,可是刚一说完就好像又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她脑中电光火石地一闪,然后又迅速地对着霍宸晞开口:

    “宸晞哥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觉得肯定也不会是霍叔叔的,他那么爱贺阿姨,肯定不会做出那种背叛贺阿姨的事情的!”

    她说完,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脸色,生怕他因此生气。

    “没事的,米米,就算我爸没有主动去招惹外面的女人,也保不齐可能遇到被人算计的情况,就好像咱……”

    霍宸晞的话说到一半,也突然意识到不对劲,戛然而止了。

本文标签: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82801.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