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没有碰过你这里了,说 我能不能进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时间:2021-04-20 14:20:02 作者:未知 阅读:

  霍宸晞看着自己的被推开的手,眼神中掠过一丝惆怅,却又很快地回复原状。

    “宸晞哥哥,你要是还想说我们之间的事情的话,我觉得你大可不用说了,我还是和之前一样的态度,还是会用一样的话来回答你。”

    她坐下来,捏紧了拳头,偏开视线、冷硬地说着。

林越在楼下等着。

    她不知道林帘要对韩在行说什么,但她希望一切都是往好的方向走,希望一切变好。

    凯莉走进来,看见站在楼下的林越。

    此时客厅里已经没有韩在行的人。

    凯莉看了眼四周,确定韩在行不在客厅,随着林越的视线看楼上,随之走过来。

    “在行上去了?”

    林越回神,点头。

    凯莉说:“林帘怎么样?情绪还好吗?”

    说着,凯莉转头,看着林越。

    她想知道林帘现在的情况。

    林越低头,“好多了。”

    至少,她离开卧室时,林姐是笑着的。

    凯莉看着林越,她觉得林越情绪不对,“怎么了?”

    林越嘴唇动,眉头也皱了起来。

    她想告诉凯莉她在凤泉镇遇见林帘的事,可是,说了又有什么用?

    说了又能代表什么?

    那都过去了。

    “莉姐,你说林姐的消息是付乘告诉你们的,然后你们把林姐带走,在这个过程里,你们看见湛总了吗?”

    林越看着凯莉,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付乘不会私自告诉凯莉林姐的消息,那么便是湛廉时授意。

    湛廉时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真的不明白。

    “没有。”

    “从我们看见林帘的第一眼开始,到我们带着她离开,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看见过湛廉时。”

    凯莉没有任何隐瞒的说了。

    林越睁大眼,“那……那湛总这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

    “我们也很想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

    凯莉又笑了起来,这笑一点都没有善意。

    湛廉时这么做,她一点都不会觉得他是大公无私。

    林越看着凯莉的笑,嘴唇又动起来,偏偏就是说不出话来。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凤泉镇,现在突然的变故让她措手不及。

    凯莉没看林越,她看楼上,说:“林帘现在要跟在行离婚,以前她从没有提过。”

    “而且,为了在行能答应,她不惜以离开来让在行选择。”

    “林越,你知道在行有多在乎林帘。”

    “为了不让林帘离开,他一定会答应离婚。”

    凯莉转头,看着林越,“你说,湛廉时让我们带走林帘的目的,是不是就在这?”

    林越一瞬抬头,她看着凯莉,眼里有许多神色划过。

    是吗?

    是这样吗?

    卧室里。

    韩在行说完后,卧室里的气息安静了。

    林帘没有再说话,她脸上的笑也不再有。

    但她没有任何的不悦,抑或是愤怒。

    她安静的看着韩在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韩在行握紧林帘的手,说:“就像我们再遇见后的那两年,我们不是恋人,不是夫妻,我们是朋友。”

    “最信任最让对方放心的朋友。”

    “林帘,可以吗?”

    韩在行最后一句话,几近哀求。

    这是他能做出的最大让步。

    再多,他就真的做不到了。

    “……”

    林帘没有说话,她看着韩在行的眼神,依旧温柔,宁静。

    但是,仔细看,她的眼里含着自责,愧疚。

    “在行……”

    话未完,韩在行打断她,“林帘,我可以保证,在你对我彻底敞开心扉前,我不会说感情上的事。”

    “我不会让你困扰,不会给你带来负担,你想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

    “只要你,不要消失在我的世界里。”

    林帘眼里的宁静消散,她眼帘垂下,轻声,“我这样只会拖累你。”

    “不会!”

    “你觉得是拖累,我觉得不是。”

    “林帘,我真的觉得不是,相信我,好吗?”

    林帘垂下的眼帘轻抬,看着这双充满期待渴求的眼睛,“好。”

    韩在行一瞬笑了。

    他抱住林帘,激动的说:“我们好好的,就像曾经一样。”

    林帘闭眼。

    在行,时间过去,没有任何回报的付出,你会觉得累。

    你终有放手的那一天。

    到那一天,你就真的幸福了。

    我希望你幸福,永远幸福。

    楼下,凯莉和林越说着话,两人并不知道卧室里的情况。

    凯莉看着林越,说:“林越,我希望你能说服林帘,让她不要和在行离婚。”

    “至少,让她这段时间先冷静下来。”

    “有什么决定,过了这段时间再做。”

    林越眉头皱紧,手也搅在一起。

    她很犹豫,因为她感觉自己现在什么都不清楚,她处在一个模模糊糊的环境里,偏偏她又知道一些凯莉不知道的事。

    她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该不该劝林姐。

    她……

    不等林越多想,楼上传来细微的声音。

    凯莉看过去,林越也心里一跳,看楼上。

    韩在行和林帘走出来,两人脸上都没有什么让人心情沉重的神色,相反的,两人似乎谈好了。

    一切都没有问题。

    凯莉看着韩在行和林帘,视线在两人脸上梭巡,眉头逐渐皱了起来。

    两人都很平静,可这样的平静,她一点都不觉得心安。

    相反的,她觉得两人达成了什么共识。

    而这个共识,她不觉得好。

    林越看着下楼来的两人,尤其是林帘,她心里很紧张。

    她想到凯莉说的话,想到凤泉镇的一切,她现在很乱。

    韩在行和林帘下楼,凯莉和林越在那站着。

    两人神色都不见好。

    韩在行倒是神色如常了。

    “很晚了,你们应该都还没有吃晚餐,一起吃。”

    林越一下看着韩在行,吃晚餐?

    凯莉则是看着韩在行身后的林帘。

    林帘脸上浮起笑,这笑和以前一样,但又好像不一样。



 

    似乎这笑,更温柔,更从容了。

    饭菜已经凉了,韩在行去热,凯莉帮忙。

    留下林越和林帘在客厅。

    不过,本来一开始林帘要去帮忙的,韩在行不要她去,叫了凯莉,让林越陪着她。

    “林姐,你……你还好吗?”

    林越始终不放心,在韩在行和凯莉进厨房后便握着林帘的手,担忧不安的看着她。

    林帘握住她的手,柔声,“我没事。”

    “我很好。”

    是的,她很好。

    她要好好活着,走完人生的每一天。

    林越看着林帘的笑,终于放心了,可是……

    “林姐,你……”

    林越想问林帘是不是和韩在行说了离婚,但话出口,她自己便止住了。

    林姐现在看着好,但真的就是好吗?

    她还是,先不要问的好。

    林帘也没问林越要说什么,她看外面浓浓的夜色,说:“林越,你在这边一个人吗?”

    林越一愣,赶忙点头,“嗯!我一个人。”

    “怎么了,林姐?”

    林帘转头看她,笑容温柔,“那以后我和你住一起,欢迎吗?”

    韩在行和凯莉把饭菜热好,四个人一起坐下吃晚餐。

    林帘吃了一碗饭,韩在行也吃了一碗饭,倒是林越和凯莉吃的最少。

    因为,餐桌上两人的视线都在韩在行和林帘身上。

    而韩在行和林帘像什么都没有发生,韩在行给林帘夹菜,林帘温柔道谢。

    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

    两人迷惑了。

    几人吃了晚餐,韩在行起身收拾,林越赶忙说:“我来收拾!”

    韩在行说:“不用了,现在时间不早,凯莉送你们回去。”

    他说的是你们,不是你。

    林越没听出这两个字的差别,说:“没事,我收拾了再回去,不差这一会。”

    韩在行看着林帘,“她该休息了。”

    他声音温和,眼神也温润,似乎他真的回到了她们再相见的那一年。

    她?

    林越终于反应过来韩在行话里的不对。

    她看韩在行,随之随着韩在行的视线看林帘。

    林帘笑着说:“我们一起收拾了再回去。”

    几人帮着收拾了,凯莉送林帘和林越回家。

    林帘从今天开始住在林越那,以后和林越住一起。

    韩在行放心。

    “好好休息,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别墅外,车前,韩在行看着林帘说。

    林帘弯唇,“好。”

    林越看着两人,到现在她脑子都还是混乱的。

    林姐真的要和她住一起吗?

    林姐和姐夫……真的分手了吗?

    韩在行看着林帘,她这样淡静的笑,他无法不放心。

    偏偏,也就是这样的笑,在他看来,多么的不正常。

    韩在行看林越,“林帘刚回来,这两天你多陪陪她,工作上的事,先停下来。”

    林越立刻点头,“我会的,姐……”

    林越下意识要叫姐夫,但她想到什么,声音止住,看林帘。

    她不知道林帘和韩在行谈的怎么样,林帘去她那是不是就真的代表两人离婚了。

    林越这突然的停顿让气氛安静下来,凯莉说:“我们就先走了,你也早点休息。”

    “嗯。”

本文标签: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82804.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