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你怎么弄都可以 欲求不满人妻出轨中文字幕日韩

时间:2021-04-20 14:24:07 作者:未知 阅读:

  托尼站在湛可可的卧室里,他拿着手机,神色从没有过的凝重。

    赵家,赵宏铭,秦又百,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何孝义来到湛可可的卧室,他轻敲房门,然后出声,“托尼医生。”

    托尼听见何孝义的声音,他看过去,说:“进来。”

    咔擦,门打开,何孝义走进来。

    “托尼医生,湛总让我上来帮你。”

    何孝义说着,看向卧室里躺在床上的湛可可,小丫头还没有醒。

    昨晚她也是被过敏折腾的,好久才睡。

    托尼看着何孝义,视线转过,落在外面。

    他眉头皱起,眼里是担忧,也是心疼。

    一个人对付赵家,一个人暗中帮林帘找父母,一个人处理着许许多多的事。

    就像现在,他会让何孝义来帮他,也不会让何孝义去帮他自己。

    他湛廉时,从来都是一个人。

    从小到大都是。

    他早就习惯了独自面对。

    “你先看着可可,我下去看看你们湛总。”

    托尼说了这句话便出了去。

    何孝义看托尼,托尼已经极快的消失在卧室里。

    厨房里收拾干净,这里恢复到了之前,好似什么都没有变。

    湛廉时打开冰箱,把里面新鲜的食材拿出来。

    每天的食材都是当天送来,这两天也一样,没有停过。

    湛廉时熟稔的摘菜,洗菜,每一个步骤都有条不紊。

    现在的他,和平常做饭一样。

    可是,平常他做饭厨房会有人来,现在没有了。

    突然,湛廉时动作停顿。

    托尼现在厨房外,他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人。

    他一来,湛廉时便感觉到了。

    托尼看着湛廉时停下的动作,走进去,“我刚刚才知道了一些事。”

    湛廉时继续忙碌,刚刚的停顿似乎不存在。

    托尼看着湛廉时,他并没有什么神色变化,似乎他一点都不好奇他知道了什么,也不在乎。

    这样的湛廉时,托尼沉重的心平稳下来了。

    他忘了,湛廉时从来都是清楚自己要什么的人,即便是他病着,病入膏肓,他也清楚下一步自己该怎么做。

    这样的人,他不需要你担心,因为他自己一早就替自己想好了答案。

    那个答案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包括他自己。

    就像,林帘的离开,他一开始就已经决定并且知道。

    托尼看着一步步做菜的人,这一刻,他想说的很多话都咽了下去。

    “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主意,我也知道你所做的一切最后的结局,但我希望你不要忽略一点。”

    “湛廉时,你已经不是十几岁的青少年,你是一个已过而立之年的人。”

    “你有喜欢的人,有心疼你的孩子,你在做什么之前,都要记住,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不要让自己,深陷险境。”

    赵家的事,他湛廉时要亲自解决。

    他要让一切都安稳下来,他要真正的给林帘平安。

    韩在行,做不到。

    只有他湛廉时才可以。

    所以,湛廉时,保护好自己。

    即便我知道你很厉害,你也要保护好自己。

    国内。

    韩在行让林越休息几天陪林帘,林越是非常开心的。

    她热爱她的工作,也喜欢她的工作,但再热爱,再喜欢,也比不上林帘。

    在林越心里,林帘是不可替代的。

    “林姐,我们待会去买生活用品,这几天,我们把家里好好布置一下。”

    “让这个家看起来像个真正的家!”

    餐桌上,林越兴奋期待的说。

    林帘弯唇,“好。”

    两人吃了早餐,收拾着出门

    但在两人快出门前,林越电话响了。

    林帘看向她,林越拿起手机,很快说:“是姐……韩总!”

    昨晚林帘已经告诉她,她和韩在行以后是朋友关系,她们不再是夫妻。

    林越尊重林帘的决定,她只要林帘觉得好就好。

    林帘说:“你接电话,我去卧室看看有没有没收拾的。”

    哪里还有没收拾的?

    有林帘在,林越这乱糟糟的家都变得干净了。

    林越拉住林帘,“没事的,林姐,韩总打电话来肯定是问你。”

    林越说着便接了电话,“韩总。”

    “对。”

    “我们在,正准备出门。”

    “好,我们等着。”

    林越挂了电话,挽住林帘的胳膊,说:“林姐,韩总说一会儿过来,我们等一下。”

    林帘也没问韩在行过来做什么,她点头,“好。”

    两人坐到沙发上,林越开始想她们待会要买什么。

    林帘听着,脸上笑着,很温柔。

    林越说了会,皱眉,“不行,我觉得我们要买的东西有很多,我可能会漏掉,我得拿个小本子给记下来。”

    林越说着便风风火火的去找记事本了。

    林帘想说没事,林越已经跑没影了。

    看到这,她脸上浮起笑,很无奈又很宠溺,“这孩子……”

    话刚出口,她声音止住,脸上的笑不见了。

    一瞬间,四周的安谧消失。

    “林姐,我找到了,我现在记下来!”

    林越拿着一个笔记本出来,坐到林帘身旁。

    她没有看见林帘的神色变化,一心都在采买上,“咱们家是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公寓,一个主卧,一个次卧,次卧之前被我改成了书房。”

    “林姐你昨晚说不用改动,那这里就不用改,反正我们以后都要用到。”

    “但是,卧室,客厅,厨房这些需要的东西很多,那我们先从家居生活方面买。”

    “就先买……”

    林越嘴里说着,手中的笔不停。

    林帘听着林越的话,她睫毛动了下,垂下。

    那落在腿上的手,蜷起。

    “叮咚——”

    门铃响。

    林越一下抬头,“一定是韩总到了,我去开门!”

    林越放下笔记本和笔,跑过去。

    林帘蜷起的手松开,她低垂的眼帘也抬起。

    里面什么起伏都没有,有的是平静。

    可是。

    “你是……赵起伟?”

 韩在行挂了林越的电话便踩下油门,车子更快的往林越的小区驶去。

    但没有多久,一通电话进了来。

    韩在行看车内液晶屏,上面显示着一串熟悉的号码,瞬间,韩在行脸色冰冷。

    “喂。

    “韩总,赵起伟突然带着人来了林越着。”

    “他似乎知道我们在那,带的人不少,把我们挡在了外面,现在赵起伟已经上了楼。”

    男人着急的声音传来,气息也不稳,似乎他那边非常混乱。

    的确,男人这边很混乱,现在远处都有两方扭在一起的声音传来。

    甚至传到韩在行这边。

    然而,韩在行并没有说话,手机里安静的出奇。

    男人没有听见韩在行的声音,疑惑,“韩总?”

    “……”

    “韩总?”

    “……”

    “韩……”

    “我让你们保护她,你们就是这样保护她?”

    男人声音一瞬哑了。

    韩在行挂了电话,他看着前方,车子如疾风一般在车流里穿过。

    林越站在门口,看着站在外面的人。

    她眉头皱着,脸上是毫不客气的厌恶。

    赵起伟,这样一个活跃在娱乐圈,时常传出各种绯闻的男人,她不会不知道。

    但她真正知道赵起伟,是因为林帘。

    这个男人,他不仅是个花花公子,他还是一个恶人。

    十恶不赦的大恶人!

    “你来做什么?”

    林越语气不善,看着赵起伟的眼神充满愤怒。

    赵起伟没有看林越,他看着随着门开,客厅里坐着的人。

    休闲T恤,浅色牛仔裤,一头披肩长发。

    林帘。

    她在看着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赵起伟嘴角斜勾,“哦,我什么时候得罪了咱们在恋的林大设计师,我怎么不记得?”

    他调笑着,视线落在林越脸上。

    林越直接说:“滚!”

    她把门关上,一只手撑在门上。

    一用力,林越被推开。

    她踉跄后退,眼看着就要摔在地上,一双温柔的手扶住她。

    林越转头,“林姐?”

    她想到什么,立刻看赵起伟。

    赵起伟径直走进来,自然的跟走进自己的家。

    林越赶忙站起来,挡在林帘面前,“你要做什么?”

    赵起伟看着林越身后的人,上前一步,停下。

    他满面笑容,特别愉快,“韩太太?”

    “啊,不对,现在应该是湛太太。”

    赵起伟凑近林帘,看着这双自看见他第一眼开始便无比冷静的双眼。

    林越看着赵起伟的笑,尤其是这桃花眼,她心里有些发怵。

    这人在笑,但这笑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邪恶。

    “你出去!”

    林越一把推开赵起伟,赵起伟后退两步,那让人害怕的气息终于不见。

    林越松了口气,要再上前,把赵起伟推出去,一只柔软的手握住她。

    “林越,你先进去。”

    林帘看着她,眼神温柔。

    林越着急,“林姐,他……”

    “没事。”

    “可是……”

    林越看赵起伟,赵起伟一点都没有看她,他就看着林帘,那笑和刚刚一样。

    邪恶的让人害怕。

    “林姐,我不走,我要在这里。”

    林越说着,张开手臂挡在林帘面前,愤怒的看着赵起伟。

    她不会让林姐一个人在这里的,她要保护林姐!

    赵起伟视线终于落在林越身上,他上上下下的打量林越,越打量笑越大,“之前没仔细看,这在恋的林大设计师,也长的不错。”

    “最重要,性子野。”

    “正好,让我换换胃口。”

    “你!”

    林越要冲上去给赵起伟一巴掌,林帘握紧她的手,“林越,如果你还拿我当姐姐,就听话。”

    这一刻,林帘声音严厉了。

    林越看林帘,她脸上不再有笑,也不再有温柔,她非常的冷静,严厉,像个老师。

    “我,我进去。”

    “但是!”

    林越看赵起伟,很凶的说,“赵起伟,你要敢对林姐做什么,我绝不会放过你!”

    说完,她回了卧室,把门砰的关上,似乎在告诉赵起伟,他要敢做出什么来她真的不会放过他。

    赵起伟看着关上的卧室门,嘴角的笑更有兴趣了,“这妹妹多就是好。”

    “一个个,看的我心痒痒。”

    说着,他转过视线看林帘,兴趣盎然,“湛太太,你说是不是?”


 

    林帘毫不躲避赵起伟的视线,她直视他,一双眼睛清澈明亮,没有半点污浊。

    “赵起伟,我一直不明白一件事。”

    “哦?”

    “当年我怀孕逃走,你带人把我带走,当着湛廉时和刘妗的面折磨我,让我流产。”

    “为什么?”

    林帘平静的说出这句话,她眼里没有任何的神色变化,似说的不是她,而是别人。

    赵起伟挑眉,看着林帘的眼神不一样了。

    “啧,这件事啊……”

    “嗯,在那天之前,我从不认识你,我也没有见过你,更没有得罪过你,你为什么要这么伤害我,我想知道答案。”

    “啊……”

    赵起伟仰头,脸上的笑没有了,但这神色,好似回忆起什么来。

    “为什么要伤害你,这个问题问的好。”

    “问的非常好。”

    赵起伟低头,看着林帘,他脸上再次浮起笑,“你是没有得罪我,也没有做过伤害我的事,但你是湛廉时的太太。”

    林帘指尖颤了下,“就因为这?”

    “当然不是!”

    “如果你一直是湛廉时的太太,那大家都相安无事。”

    “可你们为什么要离婚?你们在一起不好吗?”

    “那一年,所有人都说你们幸福,我赵起伟看着都羡慕了。”

    “可是林帘,这么好的婚姻,你离了做什么?吃饱了撑的?”

    赵起伟凑近林帘,眼神如刀如箭,“明明妗妗都和湛廉时分手了,你们一离婚,她就回去了,我呢?”

    “我算什么?”

    赵起伟手摊开,很头疼的样子。

    林帘的手蜷起,握紧,“所以,我不该和湛廉时离婚。”

    “对!”

    “你们就该一辈子在一起,这样妗妗就只能是我的。”

    “谁也不会跟我抢。”

    林帘看着赵起伟,眼前的人一举一动,说的每一句话在她看来都荒谬至极。

    可她竟然无法反驳。

    “离婚,湛廉时提的,怀孕逃跑,我自作主张。”

    “既然你一开始就不希望我和湛廉时离婚,你可以阻止,也可以……”

    林帘声音停顿,她眼里出现一抹极大的痛苦。

    这痛苦让她眼睛变红。

    可是,她压下了。

    她把这强大的痛苦压下,说:“你可以留下那个孩子,为什么要让她消失。”

    赵起伟看着眼前的人,终于不再平静了。

    他愉悦的笑,邪肆到极点。

    “这人吧,有时候是需要摔倒的,只有摔倒了,知道疼了,才会听话。”

    “你需要听话,妗妗需要听话。”

    “湛廉时,也需要。”

    林帘眼里压着的痛苦一瞬涌出,与之相随的是洪水般的怒,恨,还有绝望。

    “那是你们三个人的事,与我无关。”

    她哑声,这一刻,她确实不再如刚刚那般平静。

    她做不到。

    赵起伟皱眉摇头,特别无奈的样子。

    他凑近林帘耳边,悄声说:“当湛廉时看上你的那一刻开始,那就不再是三个人的事,是四个人了。”

    赵起伟嘴角一点点勾起来。

    “赵起伟!”

    砰!

    一拳打在赵起伟脸上,赵起伟撞到玄关的鞋柜上。

    他狼狈的手抓住鞋柜,身体软靠在鞋柜上。

    不过,当看见那站在林帘面前的人,他咯咯的笑了。

    “不是四个人。”

    “是五个人。”

    “哈哈……哈哈哈……”

    韩在行在抓着林帘的手,上下看她,看赵起伟有没有伤害她。

    当听见赵起伟的话,他的怒蹭的爆炸,大步上前,一把抓住赵起伟,一拳再次朝赵起伟打去。

    而林帘,她身子摇晃,往地上倒。

    卧室里,站在门内听着外面的话,被这些话惊呆了的林越,听见外面韩在行的声音,她立刻开门出去。

    这一出来,她正好看见倒下去的林帘。

    林越脸色大变,“林姐!”

    她跑过来,抱住林帘。

    韩在行听见这一声,要落在赵起伟脸上的拳头也收了回去。

    他赶忙过来,从林越手中接过林帘。

    “林帘!”

    韩在行单膝跪地,抱着林帘。

    林帘软在他怀里,她眼睛虚睁着,看着那靠着鞋柜站起来的人。

    赵起伟抹掉嘴角的血,他看着那血,嘴角的笑越发猖狂。

    似感觉到有人看他,他看过来,对上林帘的眼睛,特别愉快的说:“林帘,得其时,当其位。”

    “好好掂量掂量。”

    赵起伟双手插兜,胜利的走出公寓。

    林帘看着那抹身影,手一点点握紧。

本文标签: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82806.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