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摸下面边做很爽 做三天三夜不停小说

时间:2021-04-20 14:26:16 作者:未知 阅读:

“不要听他说,不要被他影响。”

    韩在行把林帘的头按进怀里,他看着赵起伟离开的身影,眼里是可怕的冰寒。

    赵起伟,我不会放过你。

    林越站在那,看着软在韩在行怀里的林帘,她眼里滚动着热泪。

    竟然是那样,竟然是那样……

    赵起伟上车,前面的人看见他嘴角的血,赶忙拿出纸巾,“赵哥,你流血了!”

    赵起伟接过纸巾,缓慢擦着嘴角的血。

    那人看着他的血,一脸阴狠,“是谁?我们去把他给做了!”

    赵起伟呵笑,“做?”

    那人皱眉,“不行吗?”

    赵起伟看窗外的一栋栋公寓楼,尤其是里面的一栋,嘴角勾起一抹笑,“只要你们有本事把湛家给做了,那就把韩在行做了。”

    那人低头,不敢说话了。

    车子发动,驶出公寓,一片染血的纸巾从车窗里扔出。

    “把林帘回国的消息放出去。”

    —

    京都,一家休闲咖啡厅里。

    湛文舒和湛乐在一起喝咖啡。

    “难得你这两天有空来找我了,我还以为你都忘记我了。”

    湛文舒喝了口咖啡,笑着说。

    湛乐叹气,“就你打趣我。”

    湛文舒看湛乐神色,说:“我不打趣你还谁打趣你?”

    “你啊,有时候就是喜欢钻牛角尖。”

    湛乐苦笑,“我也不想,可在行始终是我的儿子,我不可能真的不管。”

    “尤其那次你跟我说的话,我心里一直都难受。”

    湛文舒知道湛乐说的是什么,“在我们这些大人眼中,无论孩子多大,在我们眼里他们都是孩子。”

    “可是,无论我们怎么觉得,他们也都确实长大了。”

    “在行和廉时都是成年人,他们有自己的判断,有自己解决事情的能力,他们也有主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们做长辈的,其实是管不了,只能有些事建议。”

    “就像我们,也不希望被长辈管着,约束着。”

    湛乐点头,“我知道,我都知道。”

    “所以这么久我都没有去找过在行,也没有问他林帘的事。”

    湛文舒轻拍她的手,笑道,“这不就好了?”

    “慢慢来,我们大人总是要放手的。”

    湛乐看湛文舒,眼里还是担心,“可我忍不住,我想去问问。”

    “我想知道,在行知不知道林帘以前生病的事。”

    那次,湛文舒告诉了她一件事。

    那件事是关于林帘的,她说林帘曾经生过病。

    心理疾病。

    在流产后的那一年,很严重。

    她治了一年多的时间,治好了,但后面,又复发了。

    复发的那一年正是在行,廉时和林帘,刘妗几人感情都变化最激烈的那一年。

    文舒还把资料给她看了,上面的诊断记录,时间都一清二楚。

    她相信文舒不会骗她。

    也因为那些资料,她明白了文舒的苦心,也终于知道林帘那孩子的不容易。

    她不能一味的再想着在行,她得想想那孩子。

    “我觉得在行可能不知道那孩子生病的事,如果在行知道了,他一定不会是现在这样。”

    “我想,我要不要告诉在行,让他仔细想想他和林帘的感情。”

    湛乐看着湛文舒,眼里是期待。

    她期待湛文舒能支持她。

    湛文舒很能明白湛乐的心情,因为当得知林帘有心理疾病的时候,她就想告诉湛乐,韩在行。

    让两人都仔细想想是否林帘的病跟大家都有关系,是否能放下。

    但后面她仔细想了,并没有告诉两人,即便是后面告诉湛乐,她也让湛乐先不要告诉韩在行。

    因为,她在等着。

    等着林帘恢复记忆。

    她知道,forget的治疗最终会从让人从失忆走向恢复记忆的结果。

    当恢复记忆时,便是那个人病情彻底恢复的时候。

    用一句话来说,便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等林帘恢复记忆,出现在她们视线里的那一刻,一切可能也就有了转机。

    湛文舒说,“乐乐,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

    话没说完,湛文舒手机响了。

 湛文舒声音止住,说:“我接个电话。”

    湛乐点头,低头喝咖啡。

    她眉头紧锁,心里始终放不下。

    “喂。”

    “什么?!”

    湛文舒脸色一下变了。

    湛乐听见这一句,抬头看湛文舒,湛文舒也在看着她,神色很不好。

    “我知道了。”

    湛文舒挂了电话,湛乐紧声问,“怎么了?”

    湛文舒看着湛乐不安的眼睛,说:“林帘回国了。”

    林越的公寓里,韩在行抱起林帘,大步往外走。

    林帘抓住他的手,“放我下来。”

    她声音很哑很沉重,但却坚定。

    韩在行看着怀里的人,她还是很轻,似一股风就能把她吹跑。

    他怎能放她下来?

    “我送你去医院,我们去看看,然后没事我们回来。”

    他手收紧,声音却很轻,很温柔。

    林帘抓紧韩在行的手,她看着他,“在行,我想一个人待会。”

    “我不会有事。”

    她只想一个人静静。

    林越站在旁边,她看着努力强撑着一切的林帘,眼泪滚落下来。

    有些事不知道,也就什么感觉都没有。

    可当有些事知道了,那就不一样了。

    她心疼林姐,林姐难受,她也跟着难受。

    韩在行看着林帘,她很坚持,明明她很脆弱,却依旧坚持着。

    她从来都是这样。

    不论遇到了多么艰难的事,她都倒下了,她还是会努力爬起来。

    “好。”

    韩在行把林帘放到了林越的卧室,林帘闭上了眼睛。

    韩在行看着她苍白的脸,他想说什么,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他离开了卧室,林越也离开了。

    她们都想在卧室里陪着林帘,可她们也都知道林帘不想他们陪着。

    至少是现在。

    韩在行把门关上,他看着房门,好一会,看向林越。

    林越在看着卧室门,脸上是毫无掩饰的担心和沉痛。

    她想在这守着,似乎这样她会好受些。

    林越感觉到落在她脸上的视线,她转头,韩在行转身出去。

    林越顿了下,跟着出去。

    韩在行刚刚看着她的眼神是让她一起出去,他有问题要问她。

    两人走出公寓,韩在行说:“把门拉上。”

    林越照做,但她没有把门锁上。

    钥匙在里面,她没带在身上。

    两人走到外面不远的地方停下,韩在行看着林越,“赵起伟对林帘说了什么?”

    林越知道韩在行会问她这件事,她一点都不意外,但她只要一想到赵起伟说的那些话,就恶心愤怒。

    韩在行看见林越脸上的神色,沉声,“把赵起伟说的话全部告诉我。”

    林越抬头,手紧攥,愤怒又痛恨,可这样的神色很快被一股沉痛给覆盖。

    “莉姐曾告诉过我林姐的遭遇,我也曾在林姐仙女山落水后查过许多资料。”

    “其中就有赵起伟的。”

    “今天,赵起伟突然来这,他没有做伤害林姐的事,可他说的话,林姐说的话让我知道很多事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尤其是,赵起伟曾经对林姐的伤害。”

    “韩总,林姐问赵起伟为什么要那么伤害她,她们明明无冤无仇,赵起伟说是因为刘妗。”

    “难道就因为一个刘妗,他就能随便伤害一个无辜的人吗?”

    林越不是当事人,可赵起伟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她都记在脑子里,永远不会忘。

    她也永远会记住林姐那绝望的模样。

    都是拜赵起伟所赐!

    韩在行眼神冰冷了,这冰冷不是对林越,而是对林越说的话。

    “赵起伟说,是因为刘妗?”

    “对!他说林姐不该和湛总离婚,不该让刘妗回到湛总身边,就是因为林姐和湛总离婚,才让他得不到刘妗。”

    “一切都是林姐的错,他要让林姐付出代价。”

    “那个孩子就是。”

    林越说着,手越攥越紧,到最后,她眼里的愤怒像洪水一样涌出。

    不说林姐听到这些话痛,她听到这些话都愤怒,恨。

    凭什么他自己得不到刘妗,最后怪到了无辜的人身上?

    凭什么他自己没本事和刘妗在一起,要让林姐买单?

    还义正严辞的说是林姐的错,照他这么说,那这世界不都乱套了?

    她真的从没有见过这么不讲理,这么恶心的人!

    韩在行心里有一团火在烧,他终于明白赵起伟最后说的话的意思。

    他这是在逼她,逼着她回到湛廉时身边。

    赵起伟,你真的忘了我韩在行的存在。

    林越看韩在行神色,眼前的人变了,变得冷霾,让人害怕。

    可林越不怕,她坚定的说,“韩总,赵起伟这样的人,我们……”

    话没说完,韩在行手机响了。


 

    林越声音一瞬止住。

    韩在行眼睛动了下,眼里的神色被他压下,但那层冰寒却一点都没有消失。

    他拿起手机,看屏幕上跳动的名字,“喂。”

    “在行,林帘回国的消息上了各大网络媒体的头版头条。”

    凯莉着急的声音传来,韩在行看着前方没拉拢的门,他眼里温柔出现,“我知道了。”

    他挂了电话,眼里的温柔一点没变。

    那是独属于林帘的温柔。

    林越看韩在行神色,心里一紧,立刻看过去。

    没有林帘的人。

    她以为林帘出来了。

    “你在家里陪着林帘,其它的什么都不要管。”

    韩在行出声,声音无比冰凉。

    似乎,他又恢复到林帘不在的那个状态。

    林越看韩在行,眉头皱起,“韩总,赵起伟……”

    “待会我会让人把她的东西送来,你有什么需要的,给凯莉打电话。”

    韩在行打断林越,神色已经无比沉稳。

    他说完,转身离开。

    林越站在那,心里无比难受。

    这难受不是被韩在行打断她话的难受,而是不能发泄的难受。

    她不想让赵起伟这么猖狂下去,她想要为林姐报仇。

    真的!

    可是,林越心里纵使有再多不甘心,她也泄气的回了公寓。

    她不能乱来,她得冷静,她得听韩总的。

    而且现在最重要的是陪在林姐身边,让林姐振作起来。

    林越握紧手,给自己打气。

    她会保护好林姐,只要有她在,就没有人能伤害到林姐!

    林越关了公寓门,来到卧室门口。

    她想去卧室看看林帘。

    可是,她停在卧室门口便踯躅不前了。

    她害怕自己进去会让林姐更难受,因为林姐说过,她想一个人待会。

    林越手抬起,想去敲门,可好几次,她都下不去手。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手机里发出叮叮叮的提示音。

    是一条条消息进手机的声音。

    林越皱眉,什么消息啊,这么多?

    她走远些,拿出手机。

    这一看,林越瞪大了眼。

    “劲爆!前AK首席设计师林帘没死!!!”

    林越看着这个标题,被这个标题后面的三个感叹号给炸的心跳差点停止。

    她握紧手机,赶忙点开这个标题,往下翻。

    很快,她给韩在行打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正在通话?

    韩总也知道了?

    对啊,消息都发到她手机上了,韩总怎么会不知道?

    林越心里许多心思涌现,她自言自语,“我给莉姐打电话!”

    她要问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嘟……”

    电话通了。

本文标签: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82807.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