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睡小三会越睡越爱吗 穿乳环的女刑警队长

时间:2021-05-14 15:44:01 作者:未知 阅读:

     “没事,配合检查是应该的,辛苦你们了!”

        离开保险库,常泰生这才察觉背心全部是汗水。

        中午休息时,他照旧去草地上散步,背着监控摄像头偷偷把一个泡沫块塞进了下水道里,下水道里缓缓流动的水带着泡沫块流走。

        此时在研究中心东面的街道下的城市下水道中,一个黑衣人正守在排水口处,这排水口用钢条编成网状封死了入口,只有水和小的物品才能流出,超过拳头大的东西会被挡住,以一个人的身体,就算是婴儿也不可能从这里爬进通往研究中心的下水道。

        下水道的排水道已经被一个网兜兜住了,各种流出的垃圾废渣和漂浮物都被冲进了网兜内,对面靠墙壁边站着的黑衣人安静的等待着。

        他抬头看了看手表,感觉时间差不多了,立即走过去下水取走了网兜并把网兜提上来把里面的垃圾全部倒出,开始一个个检查。

        很快,他发现了一个泡沫块有孔洞,他掰碎泡沫块找到一个保鲜膜密封的物品,小心拆除密封的保鲜膜之后,他拿出了一个储存盘,他眼神中闪烁着喜悦之光,立即取下北上的电脑包取出笔记本开机,然后装上储存盘。

        笔记本开机非常迅速,他打开了储存盘图标,但电脑却显示需要输入密码。

        “吗的,这姓常的玩我!”黑衣人愤恨,收起储存盘和笔记本立即离去。

        傍晚时分,研究中心很多人都下班了,但还是有很多人依旧留在研究中心加班,继续工作,常泰生也是一样。

        晚上九点多,他才与几个同事经过安保检查之后从研究中心出来。

        “常主任,明天见!”同事钻进自己的车之前向常泰生打招呼。

        “明天见!”常泰生也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启动汽车向家里开去。

        路上,手机响了,他接通道:“喂?”

        “你小子耍我,存储盘需要密码,你是故意的吧?”

        常泰生非常冷静,“没错,密码是我设的!”

        “快把密码告诉我!”

        常泰生观察了一下前后是否有车跟踪,没有发现异常才说:“明天是礼拜六,中午十二点我要在景泰广场见到我的老婆孩子,只要他们回到我的身边,我就会告诉你密码!不要再继续威胁我,如果我现在就告诉你密码,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守信用让她们完整的回到我身边?”

        “好,那就一手交人,一手交密码,如果你敢耍花样,一定会后悔终生!”

        星期六的景泰广场人山人海,不仅广场内的各个商家店铺在做活动,一些车企4s店也之在广场上做促销活动,一辆辆崭新的汽车摆在广场上,一些营销小姐姐给经过的行人发放宣传册子。

        路边停着一辆黑色商务车,车内司机戴着墨镜,他的感觉很不好,但交易不能不进行,后座上坐着母女二人,两个人都绑着手脚,嘴巴都被堵住了,眼睛也被蒙住。

        身穿西装的司机思索半响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电话过了好一会儿才接通,“进展如何?”

        “内线已经得手了,但他担心我不放人,因此把资料储存盘设置了密码,待会儿我要跟他交易,一手交人,一手交密码,但我感觉很不好,这两天总感觉有人盯着我,但怎么找也找不出来,如果我是说如果一个小时之后我没有给你打电话,那就说明我出事了,肯定是有人监听了我的电话,马上丢掉你的手机,走得越远越好,以后你们在这边行动一定要注意不要随便使用手机联络!”

        “知道了,祝你好运!”

        挂了电话,墨镜司机再次拨打了一个电话,这次是拨打的常泰生的手机。

        “喂,我到了,你在哪儿!”常泰生的声音传了出来。

        墨镜司机说道:“我看见你了,你老婆还是现在就在外面,但你想要知道他们的具体位置,现在就把密码告诉我!”

        “不可能,我要看到她们!”

        墨镜司机沉默了一下,他走下车去,“你朝路边走过来!”

        说完,他挂了电话向广场上的常泰生走过去,常泰生也向他这边走过来。

        “密码给我!”

        常泰生听见这话从墨镜司机的嘴里说出来,他缓缓伸手进口袋掏出一张折叠的纸条,“三十二位密码,就写在这张纸上,我老婆孩子呢?”

        墨镜司机伸手按了一下车钥匙按钮,路边商务车的车窗打开了,露出了常泰生妻子的侧脸。

        “把密码给我,你可以去接他们回家,否则不仅你会死,你妻儿也会死!”墨镜司机说完抬起了手臂对准了常泰生,他手臂被一件外套盖着,隐隐露出一个枪口。

        常泰生心中一寒,把纸条交给墨镜司机之后立即向商务车跑去。

        墨镜司机接过纸条,把外套放在地上,迅速从自己的背包中取出笔记本电脑,打开纸条输入密码,按下回车键。

        “啪”的一声,笔记本上出现一个光头强,光头强笑着说:“笨蛋,你上当了!”

        “吗的!”墨镜司机大怒,当即丢下笔记本就要去向路边的商务车冲过去。

        这时好几个人突然从四个方向扑上来,墨镜司机大惊,“不好,是陷阱!”他想加快速度冲出包围圈,但是太迟了,右边一个人已经扑了上来,他本能一拳打出去,对方中了一拳被打了摔了出去,但左边一人又扑了上来,他来不及反击就被扑倒在地上。

        另外两个人以最快速的速度冲上来,一人踩住他一条手臂,压在他身上的人用膝盖死死地顶住他的腰,让他无法发力。

        紧接着,他双臂被扭到了后背,一双冰冷的手铐戴在了他的双手手腕上。

        “老洪,你没事吧?”给墨镜司机带上手铐的人问刚才被打了一拳的人。

        老洪揉了揉已经被打肿的脸,“应该没什么大碍,回去之后擦点活血化瘀的药就好了!”

        “叮铃铃”手机响了。

        老洪掏出手机接通,“局座,人抓住了好,我马上把人带回局里!”

        三天后,看守所。

        大门旁边的小铁门打开了,常泰生从门内走了出来,他闭上眼睛仰着头任由阳光照在脸上。

        “爸爸!”

        一个稚嫩而又亲切的声音传了过来,常泰生睁开了眼睛,只见马路边上站着他的妻女,他瞬间热泪盈眶,拔腿就向二人跑过去,一家三口紧紧相拥在一起。

        一辆汽车缓缓驶过来停在了一家三口身后,刹车声惊醒了常泰生,他扭头看向黑色的豪车。

        车窗摇下,一个五十多岁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副驾驶上看着一家三口。

        常泰生感觉嗓子发干,“柳教授!”

        柳公佑摆了摆头:“上车,送你们一程!”

        一路上无话,快要到家所在小区门口时,常泰生艰难的说道:“教授,我让您失望了,对不起!”

        柳公佑扭头对常泰生的妻子说:“小徐是吧,公司有个会需要小常参加,可能要占用他两个小时的时间,两个小时之后我会派人把他送回来,行吗?”

        妻子扭头看向丈夫,丈夫点点头:“你带欣欣先回去,我待会儿就回来!”


 

        “嗯!”

        母女俩下车之后,汽车开走。

        过了半个钟头,汽车在飞天大厦前面的大街边停下,战哥已经站在路边了。

        “小常啊,老板想见见你,你跟着他,他会带你去见老板,去吧!”

        柳公佑的话让常泰生很有些忐忑不安,他虽见过唐小川,却几乎没有说过话,再说这次的事情也不知道老板会怎么处置他。

        浑浑噩噩下了车,一个没什么感情的声音传过来:“走吧,先生等了你很久了!”

        “哦,哦,好!”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飞天大厦内的一步专用电梯,飞天大厦他也就是公司刚刚成立那一段时间待过,自从公司的研发部门搬去了新建的研发中心就很少来了,只有几次带着妻儿来这里的商场买过东西,而他却不知道这栋大厦内还有这样一栋专用电梯,有专人守着。

        “叮!”电梯停了,门打开。

        “到了,跟我来!”战哥说完走出了电梯,常泰生跟上。

        这一层装修得极其豪华,比皇宫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在这里办公的人却很少,显得很有些安静,两人走到一个镀金的大门前,战哥推开门走了进去,对着一个站在落地窗前欣赏江景的西装男子禀报:“先生,他来了!”

        唐小川缓缓转过身看着走过来的常泰生。

        常泰生站定弯腰道:“老板好!”

        唐小川走到沙发边坐下靠在靠背上,“常主任,知道我叫你来是为什么吗?”

        常泰生连忙说:“老板,我我没有出卖公司的技术机密,是他们绑架了我的妻女威胁我干的,我”

        唐小川笑道:“我知道,那张储存盘上只有一个光头强,否则你现在不会站在这里,而是还在那间小牢房等着法院的判决!”

        说完,唐小川从茶几上拿起一个文件袋递给常泰生:“听说你住的房子还是租的,这是一套一百八十八平米的高档精装房的产权证明相关文件,还有一部车的相关文件票据车钥匙,都是写的你的名字,里面还有一张三百万的现金支票,汽车就停在楼下停车场c区,你拿车钥匙去试就能找到,这些都是公司奖励你的!”

        “啊?这这,无功不受禄啊,老板!”常泰生有些傻眼,他还以为老板要惩罚他,没想到情况却完全相反。

        “我唐某人一向赏罚分明,你的忠诚就是功劳,你保住了公司的技术机密,这是你应得的!”

  打发走常泰生,唐小川问战哥:“丢失的技术资料保险库建筑设计图纸和安保设施设计图纸找回来了吗?”

        战哥点头:“已经找回来了,但它的内部构造图和安保设施情况很有可能已经被泄露出去了!”

        唐小川思索片刻后说:“它才感刚刚投入使用没多久,如果现在就进行改建并重新安装安保设备显然不太现实!老雷,地下技术资料保险库的有没有明显的漏洞?”

        “滴——”老雷的三维虚拟影像出现,“先生,您应该知道这世上没有完美的事物,安保险库的安保措施设计肯定是很严密的,但这无法掩盖它本身存在的漏洞,只要技术足够先进,手段足够高明肯定能发现它存在的微小漏洞并进行利用,不够保险库内有大量的监控设备,如果是陌生人闯入,很容易就会被发现!”

        唐小川考虑了一下说道:“接通研究中心保安部!”

        “好的!”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喂,保安部!”

        “我是唐小川!”

        “老板,您好!”

        “从现在起增加一项规定,不管是谁,只要申请进入地下保险库内,都要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守卫跟随一同进入,不再允许某个单独的科研人员进入!还有,不管是保险库内,还是研究中心的其他位置,监控画面要每隔三十秒就刷新一次,一旦发现问题,两分钟之内必须要有守卫人员和维修人员赶到现场,你们保安部要至少设立两个以上应急行动小组随时待命!”

        “明白了老板,我们马上宣布新规定,并抽调人员成立应急行动小组二十四小时处在待命状态!”

        挂了电话,唐小川问战哥:“查到跟绑架常泰生妻女的绑匪进行联系的人了吗?”

        老雷说:“先生,通过调取太空卫星的监控进行画面回朔,我们查到了两次与绑匪进行通话之人所在的位置,因对方两次都处在建筑之内,而且建筑内人员众多,暂时无法准确辨别对方的具体身份,但已经大致圈定了几个目标,目前正在进一步甄别!”

        唐小川想了想说道:“我在想是不是可以从警方那边想想办法,他们审问了绑匪,或许已经获悉了这家伙的上线身份!”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83162.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