肛门周围软软的肿了/他总是在车上要我

时间:2021-01-13 17:16:44 作者:未知 阅读:

“开酒吧准备了很长时间吧,就这么放弃,恐怕会很不甘心吧。”爸爸循循善诱。

“是……”男人步步妥协。
 

 文学

“那你的选择呢?”

“我……我不明白,您会让自己的女儿去做陪酒女吗?我是说,她好歹是您的宝贝女儿,去了那种地方,难免会被动手动脚的,您舍得吗?”男人担心的,显然不是这种要求对自己的爱人来说是多么的屈辱,而是爸爸会不会舍得。

爸爸毫不在意的说:“当然舍得,我们叶家的规矩,犯了错就要惩罚,做父亲的,有时候对孩子们太溺爱了也不好。”

那男人附和的点点头,“您说的对,规矩确实需要遵守,其实我也觉得,露雪年纪有点小,让她现在就做妈妈还太早了,您作为她的父亲,我想,比我更能知道怎么对她好一点。”

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男人谄媚的笑脸,听着他虚伪下作的言辞,恶心的几乎要吐出来。

“那你的意思是,你要选第一种?我投资给你开酒吧,露雪过去你酒吧陪酒?”

“嗯,是的。”男人不敢再去看叶露雪的脸,低着头。

随着他干脆落下的话音,悬在叶露雪脖子上的那把叫做爱情的刀,也深深的插进了叶露雪的喉咙,一刀致命。

爸爸大笑了几声,叫刘秘书带男人去谈酒吧的事情了,偌大的客厅里,又剩下了我们几个姐妹和爸爸。

“我真的没想到,这种货色,也能把我调教出来的女儿骗到手。”爸爸冷哼一声,满脸的不屑。

叶露雪直接从沙发上跌坐到地上,满眼的破碎和绝望。

“你以为他是真心喜欢你?如果不是看你像富家小姐你以为他会跟你谈恋爱?你以为你被人家操了还有了野种人家就会娶你?扒掉叶家的光环,你以为他还会爱你?你做什么梦呢?”

爸爸的话就像带钩子的鞭子一样抽在叶露雪的心上,她瘫在那里,想个被丢弃的娃娃一样哭泣着,眼泪水流一样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淌。

看的我鼻子直发酸。

“我养了你十年,雇人伺候你,送你上学,教你才艺,你摸着胸口想想,被我领回来之前你过的是什么日子,你居然还敢为了那种野男人对着我大呼小叫?”

爸爸的声音里,包含着浓浓的失望感。

“我错了,我错了,爸爸,我不该听他那些骗人的话,我不该相信他,我真的错了,爸爸,原谅我吧,爸爸,求求你,原谅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啊,呜呜呜。”叶露雪趴在爸爸的膝盖上,泣不成声。

爸爸没去推开叶露雪,也没有拉她起来,只是低头凑近叶露雪的耳边,声音压得低低的,“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知道错了,只要爸爸原谅我,我一定改,以后除了爸爸,我不会再相信任何人了,我只相信爸爸,只爱爸爸一个人,呜呜呜,我马上就十五岁了,我陪爸爸睡觉,我伺候爸爸,只要爸爸原谅我,我做什么都可以。”

爸爸一言不发的听着叶露雪一遍又一遍的承认错误,一遍又一遍的乞求原谅,过了一会,他才慢悠悠的起身,冷淡的看着地上哭的撕心裂肺的叶露雪说:“现在知道错了,可惜了,晚了。”

“爸爸!爸爸!爸爸不要放弃我!我可以陪爸爸睡觉!我可以伺候爸爸!我什么都可以干!”叶露雪死死的抱住爸爸的大腿,乞求的声音仿佛鸟类临死前的哀鸣。

“露雪,你当你爸爸我是外面那些嫖客吗?你以为现在被弄脏的你,还能引起我的兴趣吗?”

不再去看地上的叶露雪,他直接从叶露雪身上跨了过去,头也不回的上楼了。

我两只拳头捏得紧紧的垂在身侧,明知道叶露雪是自作自受,明知道是她自己犯了错,这是她应该得到的惩罚,但看着她趴在沙发上哭的那么痛彻心扉,我根本做不到不去可怜她,做不到不去同情她。

一直和我一样站在旁边的叶玉雪幽幽开口了,“我早就跟她说过了,那个男人不靠谱,叫她不要再陷进去,可谁知道,她就是不听,哎。”

“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了?”我止不住的惊讶。

叶玉雪像是很惋惜的摇了摇头,“对啊,他们怎么认识的我都知道啊,那小子确实挺有手段的,不过也是露雪太傻了,这种男人的话都相信。”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叶玉雪会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说出这种话来,“既然一开始你就知道,你为什么不阻止她?你明知道会有这种后果吧,你怎么不劝她?”

虽然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知道她说的什么手段不手段,但是光是听叶玉雪这么说,一股火气就窜上我的心头,做姐姐的,难道不该在发现妹妹要犯错的时候及时制止吗?

由着妹妹去犯错,这和怂恿又有什么区别?

“你听听你这是什么口气,我哪知道她那么快就被骗上床了啊,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把她送到那男人床上去的,是我把她腿分开给那男人上的吗?”

我气的牙齿都在打颤,心底一片冰凉。

眼前这个张牙舞爪讽刺连连的人,到底是谁?

那个曾经像个大姐姐一样教我护肤的叶玉雪呢?那个在叶初雪欺负我的时候护着我的叶玉雪呢?那个经常和叶露雪打打闹闹的叶玉雪呢?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变了一个人。

变得这么的陌生。

叶初雪虽然凶,虽然横,但从来没有叶玉雪这么刻薄,这么冷血。

我悲哀的看了她一眼,一步步走过去把叶露雪扶起来坐在沙发里,不知道怎么用语言去安慰她,只能紧紧的抱住她。

谁比谁可怜。

叶玉雪冷冷的看了我们两个一会,扭着腰走了,我看着她一层层踏上台阶,最后到了三楼,敲开了爸爸的卧室。

叶露雪第二天就被带走了,带去了哪里我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我也不知道。

怕,很怕,怕她和叶初雪一样,就此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

她走的时候傻愣愣的,木偶一样的一步一步往前移,看着她的手搭在车门上,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大喊了一声,“露雪姐姐!”

她猛的回过头看着我,然后朝我狂奔过来,抱住了我。

我也紧紧的回抱住她,不为别的,只为那些一起玩一起闹一起做过伴的日子。

送走了她,我站在门口发了很久的呆。

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想起我刚来的时候,爸爸在餐桌上给我介绍,我看着她们三个美丽的如同白天鹅。

可是转眼才几年间,一切都已经变了样。

拖着几乎麻了的腿往楼上走,正好碰上了下楼的爸爸。

爸爸似乎知道我去送叶露雪的事,但没有责备我,只是摸了摸我的头,叹息了一句,“我们家茹雪,是个重情的人啊。”

他的意思这是好还是坏?我不知道。

叶露雪的事情发生后,一连几天上学我都恹恹的,没什么精神。

在学校里本来就不怎么活跃的我,这下更加的沉闷了,体育课也请了假,一个人趴在课桌上发呆。

渐渐地,远处操场上男生女生的喧哗声变小了,我就那么趴在课桌上,睡着了。

恍惚中,我似乎听到刻意放轻的脚步声,似乎有个人朝我走了过来。
本文标签: 他总是在车上要我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jixu/78346.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