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的激情啪啪,小妖精 跪趴 娇嫩 好紧小说

时间:2021-01-31 16:27:14 作者:未知 阅读:

地冥在执行完九天玄尊交待的任务之后,就偷偷潜入了云海仙门,这件事他已经驾轻就熟了,他循着熟悉的道路来到造化之间,准备向帝父汇报工作的完成情况。

甫一进入造化之间,地冥便看到此生最不敢置信的一幕,几多岁月以来苦寻不着的意中人,持剑昏倒在地;赐予他生命的人傲然而立不曾倒下,却是无声无息;与他如同光与暗对立的人,静静躺在床上,生死不知。

地冥第一时间跑过去扶住玄尊,“帝父!帝父!”却发现怎么也唤不回这个给予了他生命又吝啬的不肯对他付出一丝感情的人,此时的他只觉得悲伤彻骨,萦绕心头。他将玄尊放到座椅上,放开手的时候发却看到自己的手沾染了许多鲜血,“怎么会……?”

帝父身上怎么会有剑伤?现场唯有一人持剑,难道?地冥走过去蹲下查看君梦玥的状况,确实动过真气,真的是你杀了帝父吗?他运功给君梦玥疗伤,想将她唤醒,却是不得其果。

地冥内心痛苦难抑:吾不相信,可是……“事实”摆在他眼前,容不得他不相信,在帝父和君梦玥之间抉择,他选择相信君梦玥活着,而帝父已经死了。他已经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人,不能再失去另一个更重要的人。如果真的是你杀了九天玄尊,那吾地冥亦末日十七愿与你同罪。

这一刻起他清晰的意识到他的命运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与眼前之人紧紧联系在一起。地冥拿起君梦玥手里的神谕剑,甩出数十道剑气毁坏现场,然后留下血闇之力作为线索,最后将复杂的目光投向了玉逍遥。

剑在君梦玥手上,但剑却是玉逍遥的神谕剑。地冥难以想象当时到底发现了什么……曾经他对玉逍遥充满了嫉妒,嫉妒他能正大光明的活在阳光下,肆意妄为,享受众人对他的宠爱。就连从前与君梦玥相处的日子里,她也曾提到过大师兄balabala,字里行间的喜爱之意溢于言表。

玉逍遥……帝父取了他的血元制造出了末日十七,他可以说是末日十七血缘上的“父亲”……

地冥将神谕剑插回剑鞘,放到玉逍遥身上,然后将他丢到造化之间外面。

他抱起君梦玥离开了云海仙门,回到了自己的根据地,从今以后,云海仙门的一切都将被掩埋。

玉逍遥很快就醒了过来,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躺在造化之间外面的地上,奇怪,他明明记得自己已经进去找玄尊了,而且小师妹也回来了,为何四周皆不见人影……小师妹说她会等我的,还是说,这一切只是因为我太累了而做的一个梦?不,我不相信!

玉逍遥打算先去见过玄尊,再去找小师妹。他像往常无数次一样步履轻快的踏入造化之间,却见满室剑痕凌乱,玄尊闭目坐在皇座上一动不动。

玉逍遥大惊失色,冲上去查看玄尊状况,焦急的大喊:“师尊!师尊!”却发现他已经没有了声息,怎么会这样?

玉逍遥环顾现场,就见四周剑痕凌乱,隐含血闇之力,是地冥!唯有他有血闇之力!玉逍遥此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不管不顾,提了剑就要去找地冥。

小默云和玉箫见玉逍遥从造化之间的方向而来,拿着剑怒气冲冲的一副要去杀人的样子,急忙上前拦住他。

小默云:“大师兄,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玉箫:“哥哥,不管发生什么事你先别冲动,我们慢慢商量。”

玉逍遥松开握剑的手,剑掉落在地,他悲痛万分地说道:“师尊……师尊他死了……”

玉箫、小默云不敢置信:“什么!”

小默云艰难的道:“大师兄,你不要开玩笑了,这个玩笑不好玩,师尊可是三界之主九天玄尊,他怎么会死呢!……”

玉逍遥:“你们跟我来吧……”

三人一同来到造化之间,却见现场除了凌乱的剑痕之外,空无一物。

小默云和玉箫明显松了一口气,玉箫道:“大师兄,你以后别开这么恶劣的玩笑了,师尊一定是有事出去了,你趁他不在肆意毁坏造化之间,等他回来一定会重重罚你的。”

玉逍遥也是目瞪口呆:“怎么会……明明,我刚刚还在这里看到了玄尊的尸体!”

小默云无奈道:“好了大师兄,别玩了,我们还是把这里收拾一下吧。”

玉逍遥内心:……难道真的是我精神失常了?

玉逍遥百思不得其解,“我真的没开玩笑,你们看,现场的剑气不是我的,其中还含有血闇之力。”

小默云和玉箫仔细查看现场,惊诧地发现确实如玉逍遥所说,剑招里含有血闇之力。

小默云:“难道玄尊真的!”

玉逍遥:“当今世上,吾认识的唯有一人拥有血闇之力,那人就是玄黄三乘之一的地冥鬼谛。我方才就是想去找他一问究竟的。”

三人无语片刻,面面相觑。

小默云:“大师兄,此事我们暂时秘而不宣,看看玄尊是否回来,吾同你一询地冥鬼谛。”

玉逍遥:“吾突然想起一件事,你们,看到小师妹了吗?”

小默云、玉箫:“小师妹?”

玉逍遥:“我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小师妹,将她带回了仙门,可是不知为何,她又消失不见了。”

小默云:“你确定她是真的小师妹吗?会不会是假扮小师妹的人来此,欲行不轨。”

玉逍遥内心突然有点动摇:“虽然不能100%确信,但是她给我的感觉确实是小师妹没错,难道她被刺杀玄尊的人带走了?”

玉逍遥决定去找奉天帮忙,他突然对自己的智慧失去了信心:“你们两人留守仙门,有什么事立即通知我,我去找奉天说明此事。”说完就往德风古道疾驰而去。

小默云吐槽:“其实你就是想去见二师兄吧……”

玉箫赞同的点点头。

玉逍遥来到昊正五道门口,脚步却有些踯躅,或许是近乡情怯,要见自己许久不见的心上人总有些……

其实当初他们在追杀鬼麒主的过程中吵了一架,也不算是吵架吧……玉逍遥回忆起当时的场景。

——回忆开始——

当时他们两人正在月下饮酒,他已经喝的有些醉了。

玉:“奉天……”

君:“嗯。”

玉:“奉天……”

君:“嗯。”

玉:“奉天,你为什么老是嗯,就不能换个词吗?”

君:“好。”

玉:“奉天你……好啦好啦,败给你了!”

玉:“奉天你有喜欢的人吗?”

君:“有。”

玉:“有?是谁?让我猜猜……是玉箫对不对?”彼时他的心里充满了酸涩,却强自压抑不肯表露出来。

玉:“玉箫对你一往情深,又如花似玉、温柔善良,真是便宜你了。到时候你们结婚,我就给你们当证婚人……哈哈哈……嗝……”

君奉天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艰涩几分怒气几分失望:“你真的不明白吗?”

也许是喝的太多了吧,也或许是他在逃避问题,他看不清当时奉天的表情,只记得自己一字一句的说:“我明白玉箫喜欢你。”

从那天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直到仙门发出警告,君奉天让他先回仙门,他自己带着双剑独斗鬼麒主时,两人才有了言语。

——回忆结束——

但自那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奉天……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

在他驻足殿外思考的时候,如今的法儒无私君奉天也在静静等待,→_→等的不耐烦了……

君奉天:“还不进来!”

玉逍遥闻言一个激灵,立马就奔了过去,“奉天~~~”

君奉天转身躲开他的抱抱,道:“你来此有何事?”

玉逍遥收起嬉笑的神态,神情有些悲痛凝重。君奉天心一紧,道:“到底发生何事?”

玉逍遥将自己的所见所闻一一向君奉天述说,包括他不明原因的昏厥和小师妹的事都向他说了,无一例外。“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现在吾想去找地冥一探究竟。”

君奉天也觉得此事疑点重重,两人相商之后决定一起去找地冥鬼谛。

觉海迷津明月不归沉

人觉非常君本想去找玄尊,询问为何天命星辰会背离他而去,是否他身为人鬼之子,其实根本就无法得到天命星辰的认可,即便他如此努力。

结果他通过密道来到造化之间时,却发现天迹玉逍遥走了进来,而玄尊居然死了!等天迹走后他就将玄尊的尸体带回了明月不归沉。

非常君将玄尊放在冰棺里,感到有些迷茫。明明是这个人将他囚禁,可又是这个人教导养育他;也是这个人给了他人觉的尊位,又将他打落谷底,让他辅佐人之最,让人觉成为了一个笑话。他对玄尊有恨有怨有不甘有愤怒或许也有一丝,虚无缥缈的爱吧。那是对亲情的渴望,可是玄尊早就将这一丝孺慕之情彻底粉碎。

他所有的亲情都给了他的爱子——御命丹心君奉天,所有人都只是他给君奉天提供的垫脚石而已,所以他更讨厌君奉天。为什么同为人鬼之子,因为他是玄尊的血脉,就高贵如斯。而他非常君,就低落到尘埃里。

可这诸多的爱恨情仇恩怨,随着九天玄尊的死,好像空空落落的没有着落。他不知道还该不该继续去怨恨君奉天,去成为人之最。

非常君将九天玄尊的冰棺沉入觉海迷津,就让你在此看着,吾,人觉非常君,绝不可能就此认命。

这个时候,非常君分外的想念君梦玥,那是他此生所得到的,唯一的温暖,所以他绝不可能放手。他之前一直遍寻她不得,如今他已经得到消息,君梦玥在地冥手里。还需好生计量,将她带回来。

她是吾的。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jixu/80366.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