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世说新语的手法描写一个人

时间:2020-02-22 14:40:05 作者:www.avdmg.com 阅读:

用世说新语的手法描写一个人《世说新语》虽篇幅短小,多记述人物语言,但是也很注重细节描写,在《雅量》一门中也有突出表现。如第1条中顾雍得知儿子凶信以后,虽外表神色不变,但是“以爪掐掌,血流沾褥”,宾客皆没有发觉。从这一细节体会顾雍悲不自抑却又勉强表现自己的豁达,虽称不上真正的放达,不过最后又自己放开心胸,排解了哀痛,神色坦然自若。第15条祖士少料理查点财物的时候,有客人来,于是“倾身障之,意未能平”这一细节,能够与阮遥集的“神色闲畅”形成更加鲜明的对比,使人由此判断出两人的优劣。浏览次数:289|古往今来,伟大的作家,总是终生用心捕捉那些使灵魂颤栗的人和事,熔铸成千古流传的篇章。顾长康画人,或数年不点目精。人问其故,顾曰:四体妍媸,本无关于妙处,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

用世说新语的手法描写一个人其按内容分类编排,共36门,每一门表现士族名流生活和思想的一个侧面。而雅量这一门侧重于表现人物的风雅恢弘的气度,即遇事时的淡定自若,举止不异于常,也可以说是“泰山压顶而面不改色”,是魏晋风度中的一种,士人们以此来品评人物,比较高低优劣。蔡谟的回答竟是“不如夷甫”。这回答让王、刘二人相视而笑,又调侃地问他,哪个地方不如夷甫优秀?蔡谟的回答出乎二人所料:“夷甫无君辈客。”在《世说新语》中,王濛、刘惔出双入对,形影不离,且优雅渊默,口碑极佳,绝非轻易造次之人,但此番却故意挑衅而丢尽颜面,让人哭笑不得。王濛、刘惔把蔡公和德高望重的王衍相较来寒碜蔡公,不想蔡公是个太极高手,先以“身不如夷甫”放低姿态,待其得意之时,出其不意地说出“夷甫无君辈客”之语,意为“王衍没有你们这类俗客”。

《言语》第19条:晋武帝登基占卜,以占卜之数推断传位多少代。但晋武帝恰恰抽到了“一”,很不高兴。在这紧张的氛围里,满朝文武皆惊慌失措,唯有裴楷处变不惊,把“一”演绎得淋漓尽致,舒缓了晋武帝的情绪。(三)奸佞、狡猾之人魏晋时期政权更迭频繁,出现了很多奸佞狡猾的人物。魏晋时期盛行隐逸之风,出仕为官多为士人所不齿,所以《世说新语》描绘的帝王权臣形象大多是奸诈、诡谲的。曹操、司马昭是这些人物中比较突出的。作者对曹操的刻画尤为详尽。对曹操的描写主要集中在《假谲》篇中。《假谲》第1条载,魏武少时,尝与袁绍好为游侠,观人新婚,因潜入主人园中,夜叫呼云:“有偷儿贼!”青庐中人皆出观。魏武乃入,抽刃劫新妇,与绍还出。

复大叫云:“偷儿在此!”绍遑迫自掷出,遂以俱免。曹操这则故事读来令人惊出一身冷汗,不仅“潜入主人园中”偷窥他人新婚,还调虎离山,“抽刃劫新妇”。更为恶劣的是,“坠枳棘中”,不能动弹,居然敢大叫“偷儿在此”,简直视王法天理为阙如。《假谲》第2条讲了“望梅止渴”的故事:“魏武行役,失汲道,军皆渴,乃令曰:‘前有大梅林,饶子,甘酸,可以解渴。’”曹操在士兵口渴难耐的行军途中,谎称前方有片梅林,不仅稳定了军心,也在心理上对士兵有个缓解作用。竹林七贤中的王戎,年少时就聪慧机敏,慈孝父母,任诞随性,但他也有令世人所诟病的吝啬、世俗等性格特点。《俭啬》中有好几篇故事刻画了王戎的吝啬鬼形象。《俭啬》第4条:“王戎有好李,卖之,恐人得其种,恒钻其核。

女归,戎色不说。女遽还钱,乃释然。”卖李钻核、女儿回娘家向女儿索贷,使王戎极端吝啬的性格暴露无遗。对于桓温其人,史家见仁见智。《世说新语》中的桓温有胆量、有学识,处世豪迈霸气。但此人太过野心勃勃,因而在《世说新语》中的形象也被披上了“奸雄”的外衣。在《世说新语》中,桓温的好友刘惔就对桓温的容貌有着这样的刻画:《容止》第27条说桓温“鬓如反猬皮,眉如紫石棱”,即桓温两鬓的毛发如刺猬刺那样坚硬四处竖起,眉毛如紫石英那样棱角分明。魏晋人看重外貌,而桓温的外表同当时人所推崇的清秀白皙相去甚远。《世说新语》对桓温形象作如此刻画,是想要突出桓温刚强阴险的性格特征。桓温在历史上颇具争议,而争议的焦点在于桓温的篡逆之心。

用世说新语的手法描写一个人可儿!”“可儿”意为称心如意的人。对与自己颇为相似又是自己偶像的王大将军的遗骨大喊“可儿”,充分刻画出桓温野心勃勃的形象。(四)德才兼具的女性以往的文人墨客都是极尽笔力来描绘女性的容貌风姿,但《世说新语》却以浓墨重彩的语言来描绘男性的形体美和精神美,女性大多以聪明睿智、才德高尚的形象出现。可见,在魏晋时期,女性的外在美貌已不再那么为人看中,相反,人们更青睐德才兼具的女性。受儒家传统文化和道德观念的影响,“妇德”是封建社会对妇女最基本的要求,但《世说新语》中的女性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追求平等的权利,因而,她们表现得更为沉稳睿智、风雅卓群、灵敏机智。《贤媛》第6条记载,许允的妻子相貌丑陋,新婚之夜,许允回到新房,见到新娘后,立即就想退出去,新娘见状,“便捉裾停之”。

”许允的妻子回答说:“新妇所乏唯容尔,然士有百行,君有几?”许允回答:“皆备。”许允妻子不卑不亢,据理力争地问丈夫:“夫百行以德为首,君好色不好德,何谓皆备?”许妻此言以德行为准绳,不仅使丈夫面露愧色,还赢得了丈夫的好感,从此“遂相敬重”,足见许允妻子的胆识、聪明与才气,许妻以此维系了良好的夫妻关系。从传统美德教育的角度来看,陶母也是一位不得不说的女性。余嘉锡先生曾评价说:“有晋一代,唯陶母能教子,为有母仪,余多以才智著,于妇德鲜可称者。”[4]202《贤媛》第19条中描写陶母“截发换米”“斫柱为薪”待客之道,《贤媛》第20条中陶母斥责陶侃“以官物见饷,非唯不益”,可见陶母为人正直、公私分明,以身作则地教育陶侃,这样的精神不只在当时值得颂扬,在当下也需要我们学习和借鉴。

用世说新语的手法描写一个人《世说新语》中塑造了一些“才”女形象,她们的才智足以与男性相抗衡,能和男人们一·03·新乡学院学报卫从豫章至下都,人久闻其名,观者如堵墙。先有羸疾,体不堪劳,遂成病而死。时人谓看杀卫。(《容止》19)谢安在淝水之战前就十分镇静,一点也没有等待消息的焦急与不安,在得到胜利的消息后依然面色如常,甚至没有向旁人提及战争的结果,直到与他下棋的客人询问才回答,连胜利的喜悦和兴奋都丝毫没有表现出,而正是这场战役使得谢家成为士家大族,从此走向辉煌和繁华。也许就是这一份气度成就了他令人赞叹的一生。细节描写的范围很宽广,它的作用也是多方面的,但主要还是刻画人物性格,塑造人物形象。一个个传神的细节,犹如人体身上的细胞,没有了它,人就失去了生命;

作家李准说:“一个细节在揭示人物的性格特征的作用上,有时和一个情节、一场戏肩着同样的作用。

本文标签: 描写 桓温 许允 陶母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xieren/20291.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全站链接